您所在位置: 首页 > 期刊 > 过刊浏览 > 大学学报> 《广州中医药大学学报》> 2009年5月26卷3期>针灸与经络研究> 文章详情

靳三针治疗儿童自闭症不同中医证型疗效分析

首席医学网      2009年08月16日 15:17:29 Sunday  
 
  加入收藏夹   官方投稿信息

作者:袁青, 吴至凤, 汪睿超, 刘 刚, 包小娟, 郎建英    作者单位:1.广州中医药大学,广东广州 510405;2.重庆市新桥医院儿科康复中心,重庆 400037;3.广东省第二中医院,广东广州 510095

【摘要】    [目的]观察靳三针疗法对儿童自闭症不同中医证型的临床疗效。[方法]共有202例患儿纳入研究。治疗组118例予以靳三针疗法,主穴选取四神针、定神针、颞三针、颞上三针、脑三针、智三针、醒神针、手智针、足智针和舌三针,并根据病情随证配穴;对照组84例予特殊教育训练。两组均每天治疗1次,每周6次,4个月为1个疗程。治疗后用儿童自闭症评定量表(CARS)进行疗效评价。[结果](1) 治疗组总有效率为88.1%,对照组为65.5%,治疗组疗效优于对照组(P<0.01)。(2)以总疗效为因变量,组别、证型、年龄为自变量作Logistic回归分析,治疗组疗效优于对照组(P<0.01)。(3)按中医证型分层后,组间疗效及CARS总分差值比较,治疗组实证肝郁气滞、心肝火旺、痰迷心窍3型的疗效优于对照组(P<0.01)。[结论]靳三针疗法对自闭症不同中医证型均有一定疗效,尤其对实证肝郁气滞、心肝火旺、痰迷心窍3型疗效显著。

【关键词】  靳三针/治疗应用 自闭症/针灸疗法 中医证型

  儿童自闭症(children autism),又称为孤独症,是指发病于3岁以前,以不同程度的社会交往能力缺陷、语言发育障碍、刻板的行为方式以及狭隘的兴趣等为主要症状的一种疾病。目前医学界对其仍无切实有效的药物治疗,西医主要采用特殊的教育训练方法[1-2];多年来本课题组采用"靳三针疗法"治疗儿童自闭症取得了满意的效果[3-5]。根据临床治疗经验结合八纲与脏腑辨证,自闭症可分为肝郁气滞、心肝火旺、痰迷心窍、肾精亏虚4型[6]。本研究拟探讨自闭症的中医证型分布规律,以及"靳三针疗法"对不同中医证型自闭症的临床疗效。现将结果报道如下。

  1 临床资料

  1.1 一般资料 病例来源于2003年9月~2007年12月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针灸门诊、广州中医药大学靳三针研究中心、广东省银行医院靳三针康复治疗中心、广州雨欣特殊教育学校收治的患者。符合入选标准的患儿按家长意愿分组,针刺治疗组(简称治疗组)纳入合格的受试者共123例,其中在课题实施观察中脱落和剔除5例,实际完成118例。广州雨欣特殊儿童教育学校共有88例患儿入选,设为对照组,其中在课题实施观察中脱落和剔除4例,实际完成84例。共有202例患者完成为期4个月的治疗。两组一般资料比较见表1和表2。

  表1结果显示,两组性别比较差异无显著性意义。但两组年龄比较差异有显著性意义(P<0.01)。两组年龄不具可比性是因为接受针灸治疗的患儿年龄偏大,大多在6岁以上,治疗组6岁以上有57人,对照组6岁以上有24人,治疗组就诊年龄偏大是临床存在的实际情况。表2结果显示,两组治疗前中医证型比较,差异有显著性意义(P<0.01)。表1 两组治疗前就诊年龄、性别比较

  统计方法:χ2检验;治疗组与对照组比较,P<0.01

  本研究中,考虑到就诊年龄、中医证型可能对疗效评定造成影响,故在结果的数据分析中,一方面不分层,以总疗效为因变量,组别、证型、年龄为自变量作Logistic回归分析;另外,按不同中医证型分层进行疗效比较,以期得到更为客观的疗效评价。

  1.2 诊断标准 依据美国婴幼儿自闭症诊断标准(DSMIV)[7]。该标准将自闭症的3大主要临床表现分为3项,其中社会交往项至少有2条,语言交流和行为活动、兴趣项目至少各1条,相加后大于或等于6项者即可确诊。

  1.3 纳入标准 (1)符合上述诊断标准者;(2)年龄在12岁以内者;(3)自愿加入本试验并能坚持针刺、行为干预疗法4个月者。

  1.4 排除及脱落标准 (1)不符合上述诊断标准者;(2)合并有精神分裂症、Asperger综合征、Heller综合征、Rett综合征、选择性缄默、儿童抑郁症等;(3)不能按课题计划治疗或治疗不足4个月者。

  1.5 中医辨证分型[6] 临床基本症状:包括社会交往障碍(眼不视人,目光回避;不愿交际,孤僻独行,自我封闭;表情淡漠,精神抑郁;急躁易怒,情绪不宁;听而不闻),语言及言语发育障碍(无语、少语、独语、语言重复、发声怪异、吐字不清、言语难以理解),特殊行为表现(动作怪异、姿势奇特、动作刻板重复、兴趣狭窄、迷恋物品、行为定式、感觉迟钝),不同程度的智能障碍。

  辨证分型:(1)肝郁气滞型:以抑郁不乐、孤僻行为主要特征。(2)心肝火旺型:以急躁易怒,胡言乱语,夜不成寐为主要特征。(3)痰迷心窍型:以表情淡漠,神志痴呆,喃喃自语,口角流涎为主要特征。(4)肾精亏虚型:以发育迟缓,身材矮小,囟门迟闭,骨骼肌肉痿软,智力低下为主要特征。

  1.6 治疗方法

  1.6.1 治疗组 (1)主穴及定位:四神针(百会穴前后左右各旁开1.5寸)、定神针(印堂、阳白各上5分)、颞三针(耳尖直上入发际2寸及同一水平前后各1寸共3穴)、颞上三针(左耳尖直上入发际3寸及同一水平前后各1寸共3穴)、脑三针(脑户、双脑空)、智三针(神庭、双本神)、醒神针(人中、少商、隐白)、手智针(内关、神门、劳宫)、足智针(涌泉、泉中、泉中内)、舌三针(上廉泉、廉泉左、廉泉右)。(2)随证配穴:肝郁气滞型加合谷、太冲;心肝火旺型加少府、行间;痰迷心窍型加丰隆、大陵;肾精亏虚型加太溪。(3)针刺操作的技术标准、步骤与疗程:选用35号华佗牌不锈钢1寸毫针,采用捻转进针法。四神针各向前后左右平刺0.5~0.8寸;颞三针、颞上三针均向下平刺0.5~0.8寸;智三针向后平刺0.5~0.8寸;定神针、脑三针向下平刺0.5~0.8寸;醒神针各穴直刺0.2~0.3寸(速刺,不留针);手智针的内关穴直刺0.5~0.8寸,神门穴直刺0.3寸,劳宫穴向合谷穴方向斜刺0.5寸;足智针的涌泉穴向太冲穴方向斜刺0.5~0.8寸,泉中穴、泉中内穴直刺0.5寸;舌三针向上(舌根部)直刺0.5~0.8寸。根据临床症状选择配穴,配穴刺法:合谷、太冲、少府、行间、丰隆、大陵穴用泻法;太溪穴用补法,均采用提插补泻手法。留针45min,每5~10min捻针1次,每天针刺1次,每周6次,治疗4个月为1个疗程。

  1.6.2 对照组 由自闭症儿童特殊训练学校的专业人员对其进行训练,具体内容包括:(1)行为训练:采取一对一的方法对患儿的配合能力、模仿能力、不良行为进行训练和矫正,对其认知、语言、精细动作、大动作、交往能力、生活自理能力等进行训练。(2)感觉统合训练:利用一系列器具游戏,在一定程度上唤起儿童的兴趣,使其参与训练,形成良性循环,逐渐调整患儿的行为,促进神经功能成熟。每天1次,每周6次,训练4个月为1个疗程。

  1.7 疗效评定 临床观察指标包括患儿的一般情况、现病史、母亲妊娠及围产期情况、发育情况、主要症状、中医辨证分型等,用儿童自闭症评定量表(CARS)[8]评价治疗前后的疗效。临床观察表的采集由本课题组经专门培训的专业人员承担。

  1.8 分级标准 采用儿童自闭症评定量表(CARS)进行评分。量表总分中,CARS总分降低10分以上为显效;CARS总分降低5~10分(包括10分)为有效;CARS总分降低不超过5分为无效。

  1.9 统计学方法 采用双人双录入的方法进行数据校正确保原始数据的完整准确,采用SPSS 11.5软件包进行分析。

  2 结果

  2.1 两组总疗效比较 表3结果显示,两组疗效比较差异有显著性意义(P<0.01);把有效和显效合并后计算总有效率,治疗后总有效率两组比较差异有显著性意义(P<0.01)。说明治疗组总有效率和疗效优于对照组。

  2.2 控制多变量总疗效Logistic回归分析 表4结果显示,以总疗效为因变量,组别、证型、年龄为自变量作Logistic回归分析后的结果表明,两组总疗效比较差异有显著性意义(P<0.01),即治疗组疗效优于对照组。

  2.3 按中医证型分层两组疗效分析 表5结果显示,按中医证型分层,两组疗效(等级)比较,除肾精亏虚型外,其他3型 差异有显著性意义(P<0.01)。两组总有效率比较,肝郁气滞、痰迷心窍两型差异有显著性意义(P<0.05);心肝火旺、肾精亏虚两型差异无显著性意义(P>0.05)。但考虑到总有效率为有效率和显效率的合并,不及等级资料敏感,故认为秩和检验的结果较能反映问题实质,即治疗组对肝郁气滞、心肝火旺、痰迷心窍3型的疗效优于对照组。

  表6结果显示,各组各中医证型CARS总分治疗前后自身比较,差异均有显著性意义(P<0.01),说明各中医证型两组治疗后均有疗效;治疗组各中医证型治疗前后CARS总分差值与对照组比较,肝郁气滞、心肝火旺、痰迷心窍3型 差异有显著性意义(P<0.01),而肾精亏虚型差异无显著性意义(P>0.05),提示治疗组对肝郁气滞、心肝火旺、痰迷心窍3型的症状改善优于对照组。表3 两组总疗效比较 ① P<0.01,与治疗前同组同中医证型比较;②P<0.01,与对照组比较4 讨论4.1 自闭症中医证型分析 中医古代文献无"自闭症"的病名,但综观古代医家的各种描述,儿童自闭症当属"童昏"、"语迟"、"清狂"、"无慧"、"胎弱"、"视无情"、"目无情"等范畴。中医理论认为自闭症病因病机为先天不足,肾精亏虚,心窍不通,神失所养,肝失条达,升发不利,其病位在脑,同心、肝、肾三脏有密切关系。自闭证的中医辨证分型目前鲜见报道,现有的儿科学教材也未见中医分型。本课题组根据多年的临床经验,结合八纲与脏腑辨证,将自闭症分为肝郁气滞、心肝火旺、痰迷心窍、肾精亏虚4型[6],其中前3项属实证,后1项属虚证。本研究纳入的202例患儿中,肝郁气滞型与心肝火旺型最常见,占35.64%和29.70%,说明自闭症多与"肝"的功能活动障碍相关。这与小儿的生理病理相关,一方面因为小儿"肝气未盛",另一方面"肝常有余",故小儿表现为肝的调节功能、对外周环境的认识角度不同于成人,这是导致小儿产生精神行为障碍的主要病机。患儿与"肝"相关的临床表现为患儿急躁易怒,行为孤僻,不说话或胡言乱语,不听命令,好动,与家长无法交流,甚至攻击、自伤等。中医认为肝主疏泄、升发气机、肝藏魂的功能异常可导致情志障碍疾病。小儿的情志障碍可能与家长教育方式有关,而不良的教育方式如溺爱、放任不管、打骂等,均可导致肝郁的形成。我们的临床观察结果证实,家庭环境不良与教育方式不当会诱发患儿情绪、行为障碍及品行障碍,使自闭症患儿的沟通与交往障碍更加突出。提示医生在诊治的同时,应对自闭症患儿家长进行有关自闭症知识的宣传及家庭教育指导。

  4.2 靳三针疗法与教育训练对不同中医证型自闭症疗效分析 表5按中医证型分层后,两组间疗效等级比较表明,治疗组对肝郁气滞、心肝火旺、痰迷心窍3型疗效明显优于对照组。肝郁气滞、痰迷心窍、心肝火旺3型属实证的范畴,而肾精亏虚型为虚证。我们在临床观察中发现,虚证治疗及好转都较实证慢,需要的疗程长,治疗量大。因此,第1个疗程完成后,两组在肾精亏虚型的疗效上无明显差异,这与临床实际情况相符合,与中医理论是一致的。中医认为实证采取利气疏导之泻法,则易治愈;肾精亏虚属虚证,虚证者病情多重,治疗宜扶正,治宜缓图,不可速胜,故而对虚证的治疗应将疗程延长。分析表5两组显效率、有效率及总有效率等数据可发现,治疗组对各个中医证型的总有效率及显效率均优于对照组,体现了中医辨证论治的独特思想;而1个疗程后肾精亏虚型有效率与对照组比较无显著性差异,可能与疗程不够有关,今后将延长疗程作进一步观察。

  总体来说,不同中医证型的自闭症,经过1个疗程的治疗后,对于实证(包括肝郁气滞、痰迷心窍、心肝火旺),治疗组疗效优于对照组;对于虚证(肾精亏虚型),两组疗效无显著性差异。对于不同中医证型分别采取正确的补泻手法是得效的关键。对于不同中医证型的辨证论治,我们的经验是在头部穴组的基础上,肝郁气滞型可泻合谷、太冲穴,心肝火旺型泻少府、行间穴,痰迷心窍型泻丰隆、大陵穴;以身材发育迟缓为特征的肾精亏虚型宜补太溪穴。在临床研究中我们发现,不论是采用针刺疗法或干预训练疗法,患儿均需在治疗2~3个月后各项评分才有变化,所以我们通常以4个月作为1个观察周期。

【参考文献】
    [1]Rapin I.Autism[J].N Engl J Med,1997,337(2):97.

  [2]高玉玲,田百玲.儿童孤独症的治疗[J].实用药物与临床,2005,8(2):42.

  [3]马瑞玲,袁青,靳瑞.针刺配合行为干预疗法对儿童自闭症行为的影响[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06,26(5):419.

  [4]袁青,柴铁劬,郎建英.针刺治疗儿童自闭症40例疗效观察[J].广州中医药大学学报,2007,24(3):208.

  [5]Yuan Qing,Ma Rui Ling,Jin Rui.Effect of acupuncture on cerebral images in autism children[J].World Journal of AcupunctureMoxibustion,2004,14(3):3.

  [6]刘刚,袁立霞.儿童孤独症中医病因病机及辨证分型浅析[J].辽宁中医杂志,2007,34(9):1226.

  [7]袁茵,贾美香,阎玲,等.儿童孤独症及相关发育障碍心理教育评定量表(中文修订版)[S].沈阳:辽宁师范大学,北京医科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2001:3-4.

  [8]陶国泰.儿童少年精神医学[M].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1999:207-213.

  订阅登记:

请您在下面输入常用的Email地址、职业以便我们定期通过邮箱发送给您最新的相关医学信息,感谢您浏览首席医学网!

邮箱:    专业:    职称:      

医学期刊医学会议医学专区医学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