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首页 > 期刊 > 过刊浏览 > 综合临床> 《中国美容医学杂志》> 2010年7月19卷1期>影像·检验> 文章详情

超声造影时间-强度曲线在卵巢良恶性肿瘤鉴别诊断中的应用

首席医学网      2010年08月26日 11:16:38 Thursday  
 
  加入收藏夹   官方投稿信息

作者:黄海燕    作者单位:(广东医学院附属医院B超室 510000)

【摘要】  目的:探讨超声造影时间-强度曲线(TIC)形态和定量参数在鉴别卵巢肿瘤良恶性方面的价值。方法:选取87例常规超声检查发现附件区囊实混合性肿物或实性肿物的患者进行超声造影检查,分析其中卵巢肿瘤良恶性组的时间-强度曲线形态和定量参数。结果:卵巢肿瘤良性组中TIC表现为“缓升缓降”型有28例(占90.3%);卵巢肿瘤恶性组中表现为“速升缓降”型有18例(占94.7%),两组TIC形态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卵巢恶性组在达峰时间、峰值强度、增强速率上明显要比良性组短、高、大,且两组之间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超声造影的时间-强度曲线形态及定量参数为卵巢肿瘤良恶性的鉴别诊断提供了更客观(形态化和量化)信息,值得推广。

【关键词】  超声造影;时间-强度曲线;卵巢肿瘤

 The application of Time-Intensity Curve in Diagnosis Ovarian Tumors

  Huang Haiyan

  【Abstract】Objective:To study the value of the shape and the quantiative of the Time-Intensity Curve (TIC) in discriminal benign tumors from malignant ovarian tumors on contrast-enhanced ultrasonograph. Methods:Eighty-seven consecutive patients with adnexal masses were examined by transvaginal contrast-enhanced sonography and the time-intensity curve was obtained. Results:among benign rumors group, 28 is “slow rise and slow drop”(90.3%) based on the shape of TIC, among malignant ovarian group, 18 is “fast rise and slow drop”(94.7%) based on the shape of TIC, There were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the shape of TIC between benign and malignant group(P<0.05). Compared ovarian benign tumors, the peak time of malignant tumors were shorter,the peak intensity is higher, the enhanced rate is bigger, there were significan difference between benign and malignant group(P<0.05). Conclusion:The time-intensity curve of contrast-enhanced sonography apply a new impersonality(morphologic and quantitative) way to discriminate benign from malignant ovarian tumors.

  【Key words】Contrast-enhanced Ultrasonography, Time-Intensity Curve, Ovarian Tumors 卵巢肿瘤是女性生殖器官常见肿瘤,及早诊断、及早治疗是提高五年生存率的关键。目前我国超声造影的基础及临床应用研究水平已与国际接轨,本研究采用新型超声造影剂声诺维和超声造影匹配成像技术,探讨超声造影的时间-强度曲线(时间-强度曲线)形态和定量参数在卵巢良恶性肿瘤鉴别诊断方面的价值。

  1 资料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2008年1月至2010年1月就诊于我院,常规超声检查发现附件区囊实混合性肿物或实性肿物87例纳入本研究,年龄23~68岁,平均46岁,取单个肿块患者,全部病例均行经阴道超声造影检查,肿块大小1.2 cm~4.1 cm(肿块最大直径)。所有患者不具有超声造影检查的禁忌证,并且知情同意。超声造影检查后1周内行开腹或腹腔镜手术并获得病理诊断。

  1.2 仪器与方法

  1.2.1 超声仪:采用Acuson Sequioa512 彩色多普勒超声检查仪,阴道探头EV8C4,频率为7.0 MHz,超声造影采用编码相位反转技术和声学定量时间-强度曲线(时间-强度曲线)分析软件(CadenceTM CPS)。

  1.2.2 超声造影剂:造影剂选用意大利Bracco公司生产的声诺维(SonoVue),主要成分为六氟化硫(SF6)气体及白色冻干粉,微泡平均直径2.5μm。使用前向瓶内注射5 mL 无菌生理盐水,用力振摇至冻干粉完全溶解。

  1.2.3 检查步骤:将扫描模式调制编码相位反转模式,选用4V1探头及CPS造影条件,机械指数(MI)0.08~0.10。抽取1.4 mL SonoVue造影剂微泡悬浊液再加入1 mL 无菌生理盐水,选用20 G注射针管经右侧肘正中静脉以团注方式注入,同时动态观察300s以上,并实时记录病灶的造影增强与消退情况,造影的全过程记录在仪器硬盘内。由超声扫描仪内置的软件自动生成时间-强度曲线,将曲线进行一次平滑处理。分析曲线形态,并记录曲线提供的参数。由时间-强度曲线曲线获得以下参数:始增时间、峰值时间、基础强度、峰值强度、增强速率。

  1.3 计量资料以(x±s)表示,样本中两均数的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χ2检验Fisher精确概率法,以P<0.05(双侧)为差异具有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87例附件肿块全部经手术证实,病例的手术病理及随访诊断,见表1。

  表1 肿块的病理诊断情况(n)

  非赘生性肿块(n) 卵巢良性肿瘤(n) 卵巢恶性肿瘤(n) 附件炎性包块n) 浆液性囊腺瘤(11) 浆液性囊腺癌(9) 黏液性囊腺瘤(7) 黏液性囊腺癌(4) 卵泡膜细胞瘤(5) 内胚窦瘤(1) 成熟型畸胎瘤(7) 转移性肿瘤(3) 纤维瘤(1) 颗粒细胞肿瘤(2) 合计 10 31 19 27

  2.2 造影后卵巢良、恶性肿瘤超声造影时间-强度曲线分析:实时超声造影时间强度曲线形态所见,良性组中缓升缓降型(曲线上升支缓慢,下降支缓慢较平滑)占90.3%,速升缓降型(曲线上升支陡直,下降支缓慢较平滑)占3.2%;恶性组中速升缓降型占94.7%,缓升缓降型未见,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表2 两组曲时间强度曲线形态比较

  2.3 卵巢良、恶性肿瘤超声造影时间-强度曲线的定量参数比较:卵巢肿瘤恶性组造影剂到达的峰值时间早于良性组,且两组之间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但两组始增时间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卵巢恶性组峰值强度增强速率明显高于良性组,两组之间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但基础强度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表3 卵巢肿瘤的超声造影时间-强度曲线各参数比较(x±s)

  3 讨论

  随着新型气泡造影剂的研制成功与临床应用,与之匹配的超声造影成像技术也不断发展。自2005年Testa等[1]首先报道了使用第二代超声造影剂SonoVue经阴道超声造影在附件良恶性包块鉴别诊断中的应用的以来,越来越多学者都从理论上阐述了超声造影在显示肿瘤的血流灌注等信息方面具有优越性[2]

  肿瘤新生血管的生成是肿瘤形成的前提和基础,卵巢良性病变与卵巢恶性肿瘤之间血管和血窦的丰富程度、血流动力学和血供来源有较大差异,这种差异是卵巢及卵巢病变内造影强化特点、时间-强度曲线形态及定量参数的组织病理学基础。时间-强度曲线的上升支和下降支反映肿瘤内血管床在超声造影时微泡流量和流速随时间的变化,根据其曲线形态本研究显示时间-强度曲线形态的特征在良性组以缓升缓降型多见(占90.3%),恶性组以速升缓降型为主(占94.7),虽两组间存在部分重叠,但其形态特征差异既有统计学意义(P<0.05),这与宋丹阳[3]等的研究一致。达峰时间指注射造影剂到造影增强达峰时的时间,其与卵巢肿瘤动脉血流供应的丰富程度密切相关。峰值强度反映了进入肿瘤血管床的微泡数总量;增强速率反映了单位时间内血管床的微泡增加量。本研究显示,恶性组达峰时间显著小于良性组,恶性组峰值强度及增强速率显著高于良性组,但始增时间及基础强度在二组之间比较无明显差异。笔者认为可能与以下因素有关:恶性肿瘤瘤内细胞丰富,组织异形性大[4],瘤细胞生长活跃血管生成因子刺激新生血管内向性生长形成滋养血管,致使新生血管数目增多,肿瘤血管径粗细不均,管壁不完整(缺乏肌层及基底膜),其走行迂曲,呈树枝状、蟹足状或网状从肿瘤的周边伸入肿瘤间隔、乳头及肿瘤内部实质内,且肿瘤血前毛细血管不能正常调节毛细血管管径大小及血流量,因而恶性肿瘤早期微泡流量大,流速快,表现在时间-强度曲线参数上峰值强度高,增强速率大。由于卵巢良性病变内细胞成分少,血流供应不丰富,间质内血管少而稀疏且分支简单、走行规则[5],故微泡流量小,流速慢,总量少,表现在参数上峰值强度低,增强速率小。

  近年来,国内外学者对卵巢肿瘤超声造影所得时间-强度曲线参数进行了多方面的研究,宋丹阳等[3]研究结果显示卵巢肿瘤峰值时间、峰值强度、增强速率在良性组、恶性组之间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但在始增时间、始增强度、及消退速率两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同时其另一项研究显示卵巢时间-强度曲线峰值强度与微血管密度(MVD)呈显著性正相关、峰值时间与MVD呈显著性负相关,而始增时间及始增强度与MVD无显著性相关[6]。陈金华等[7]认为卵巢恶性肿瘤内造影强化的峰值时间早,峰值强度高,与良性肿瘤之间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而始增时间无明显差异。刘百灵等[8]研究结果显示始增时间、达峰时间、灌注强度在卵巢良恶性肿瘤之间存在显著性差异。

  总之,时间-强度曲线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肿瘤的血管形成和组织学特性,同时超声造影的时间-强度曲线含有丰富的定量信息,为卵巢肿瘤的良恶性鉴别诊断提供了一种量化方法。

【参考文献】
   [1] TestaA C, FerrandinaG, FruscellaE,etal.The use ofcontrasted trans-vaginal sonography in the diagnosis ofgynecologic diseases: a preliminary study[J]. UltrasoundMed, 2005, 24: 1267

  [2] Henri M,Stephane S,Bruno G,et al.Contrast-Enhanced sonography helps discrimination of benign from malignant adnexal masses[J].UM,2004,2(12):1629-39

  [3] 宋丹阳,李仁丽,史铁梅等.卵巢良恶性肿瘤超声造影定量分析[J].中国使用妇科与产科杂志,2009,3(25):226~227

  [4] 张青萍.现代超声显像鉴别诊断学[M].南昌:江西科学技术出版社,1999:429

  [5] 陈常佩,陆兆龄.妇产科彩色多普勒诊断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8:144-5

  [6] 宋丹阳,史鹏丽,史铁梅等.卵巢肿瘤的超声造影与微血管密度的相关性研究[J].淮海医学,2009,2(27):116~118

  [7] 陈金华,刘滨月,鲁树坤等.超声造影时间强度曲线定量分析诊断卵巢肿瘤的价值[J].实用医技杂志,2008,15(8):956-957

  [8] 刘百灵,周琦,姜珏,等.超声造影在卵巢肿瘤诊断中的应用价值[J].中国超声医学杂志,2008, 24(9): 831-833

  订阅登记:

请您在下面输入常用的Email地址、职业以便我们定期通过邮箱发送给您最新的相关医学信息,感谢您浏览首席医学网!

邮箱:    专业:    职称:      

医学期刊医学会议医学专区医学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