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首页 > 期刊 > 过刊浏览 > 医药科学综合> 《医学信息》> 2010年3月5卷3期>学术探讨> 文章详情

脑电双频指数在腹腔镜妇科手术麻醉中的应用

首席医学网      2010年05月05日 13:37:49 Wednesday  
 
  加入收藏夹   官方投稿信息

作者:顾雅娟    作者单位:新疆石河子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妇产科,新疆 石河子 832000

【摘要】  目的:探讨脑电双频指数(BIS)对腹腔镜妇科手术麻醉深度的监测和调控作用。方法:择期行腹腔镜妇科手术患者40例,ASA I~Ⅱ级,根据术中调节丙泊酚输注速率的方法将所有患者随机分为对照组(A组)和试验组(B组),每组20例:A组维持SBP90~140mmHg,DBP60~89mmHg;B组维持BIS40~60。分别记录两组各时点SBP、DBP、HR、BIS值。结果:与A组比较,B组麻醉诱导后、气腹前5min (T1)、气腹后lOmin (T2)、气腹后4Omin (T3)和手术结束时(T4),SBP、DBP及BIS值均较高,组间比较差异有显著性(P<0.01)。两组HR变化差异无显著性(P>0.05)。结论:BIS调控腹腔镜妇科手术麻醉中麻醉药剂量可更好地维持血流动力学稳定、避免麻醉过深,达到较理想的麻醉深度。

【关键词】  脑电双频指数;腹腔镜妇科手术;麻醉

目前腹腔镜治疗妇科良性肿瘤已成为首选术式,而在传统的麻醉中通常是根据血流动力学变化来调控麻醉药用量,本文通过对腹腔镜妇科手术麻醉中BIS值的变化进行监测并以此调节麻醉用药,通过与血流动力学调控麻醉深度进行比较,评估其对麻醉深度的调控作用。

  1.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选我院择期行腹腔镜子宫切除术患者40例,年龄30~60岁,体重5O~8Okg。ASA I或Ⅱ级,无高血压、糖尿病病史,无心肺疾患,无服用镇痛、镇静药物,且肝肾功能正常,将患者随机分为对照组(A组)和试验组(B组),每组各20例。

  1.2 麻醉诱导:患者入室后均开放上肢静脉通路,静脉滴注乳酸钠林格氏液,静注东茛菪碱0.3mg。依次采用咪唑安定0.05mg/kg、依托咪酯0.20mg/kg、阿曲库铵0.7mg/kg、芬太尼4ug/kg静脉推注麻醉诱导。

  1.3 麻醉维持:丙泊酚100ug/(kg·min-1)、瑞芬太尼0.15ug/(kg·h-1),阿曲库铵0.8mg/(kg·h-1)。

  1.4 麻醉调控:A组根据血液动力学的变化,调控丙泊酚输注速率维持SBP 90-140mmHg,DBP 60~89mmHg,每次调节5ug/(kg·min-1);B组根据B1S值变化,调控丙泊酚输注速率维持BIS值在50±5范围,每次调节5ug/(kg·min-1)。术中二氧化碳气腹压力维持在14~15mmHg。两组患者均在关闭腹腔时停止麻醉用药,给予100%氧气进行原参数的机械通气,待自主呼吸出现,清醒后拔除气管导管。指征为呼吸恢复正常,吞咽和呛咳反射恢复、吸空气3minSPO2维持95﹪以上。

  1.5 观测指标:分别记录麻醉诱导前5min (T0)、气腹前5min (T1)、气腹后lOmin (T2)、气腹后4Omin (T3)和手术结束时(T4)的收缩压(SBP)、舒张压(DBP)、心率(HR)、呼气末二氧化碳分压(PetCO2)、BIS值。

  2.统计分析

  用SPSSl3.0统计软件包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x-±s表示,均数比较用Independent-Samples T Test;计数资料比较用Chi-Square Tests,均以P<0.05为差异有显著性,P<0.01为极显著性意义。

  3.结果

  3.1 两组病人的性别、年龄、体重、手术时间均无显著性差异(P>0.05)(见表1)。表1 一般临床资料比较(X-±s)

  3.2 心率变化比较。两组病例各时点HR之间的差异无著性(P>0.05)(见表2)。

  3.3 血压变化比较。T0时两组SBP、DBP之间的差异无显著性(P>0.05)。与A组比较,B组SBP于T1至T4 (P<0.01)时极显著升高、DBP于T1、T3、T4(P<0.01)时极显著升高(见表2)。表2 血流动力学变化及心率变化比较 与对照组比较,﹡P<0.05,﹡﹡P<0.01。

  3.4 BIS变化比较。两组T0时BIS间的差异无显著性(P>0.05)。与A组比较,B组T1至T4 (P<0.01)时极显著升高(见表3)。T1、T2、T3时A组分别有15、5、12例BIS<40,而T组无BIS<40者。表3 两组患者BIS值变化的比较

  4.讨论

  临床体征的观察仍是目前判断麻醉深度的基本方法[1]。常用于麻醉深度判断的体征主要包括:血压和心率,瞳孔对光反射,眼球运动及流泪,呼吸量,呼吸形式和节律,骨骼肌反应,皮肤颜色,温度,吞咽运动,唾液分泌,肠鸣音和食道运动等等[2]。但除了血压和心率可准确测量外,其他大多数体征不易定量,且腔镜手术中气腹对机体的刺激使术中患者腹内压、应激激素增高,引发内分泌激素、血流动力学等显著变化,使临床体征变得更复杂,从而增加了判断麻醉深度的难度[3]。脑电双频指数量化了原始脑电的非线性关系,BIS的数值范围为0~100。病人在清醒状态下为94~99,随着麻醉深度的加深,其数值逐渐降低,8O~9O为轻度镇静,7O一8O为中度镇静,6O~7O为深度镇静,4O~6O为全麻状态,4O以下深麻醉状态[4],观测简单,使用方便。是预测意识水平的有效方法。

  5.结论

  腹腔镜妇科手术全身麻醉过程中,如仍常规通过监测血流动力学变化来调控麻醉深度,就可能导致麻醉过深。而在麻醉期间把BIS值控制在40~60,可更好地维持血流动力学稳定、避免麻醉过深,达到较理想的麻醉深度。

【参考文献】
   [1] 庄心良,曾因明,陈伯銮.现代麻醉学.3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3.

  [2] 蒋建渝,主编.临床麻醉学理论与实践.第一版.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6:557.

  [3] 蔡平生,余徽萍,张文新,等.妇科腹腔镜术中CO气腹对患者呼吸和血流动力学的影响[J].实用医学杂志,2006,22(22):2641.

  [4] Sietses C,von Blomberg ME,Eijsbouts QA,Beelen RH,Berends FJ,Cuesta MA.The influence of CO2 versus helium insufflation or the abdominal wall lifting technique on the systemic immune response.Surg Endosc,2002,16:525-528.

  订阅登记:

请您在下面输入常用的Email地址、职业以便我们定期通过邮箱发送给您最新的相关医学信息,感谢您浏览首席医学网!

邮箱:    专业:    职称:      

医学期刊医学会议医学专区医学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