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首页 > 期刊 > 过刊浏览 > 医药科学综合> 《吉林医学》> 2012年2月33卷4期>医学教育> 文章详情

术中体温监测和防治低体温对患者术后的影响

首席医学网      2012年07月21日 16:42:58 Saturday  
 
  加入收藏夹   官方投稿信息

作者:张付成,夏海燕    作者单位:(湖北省鄂州市鄂钢医院麻醉科,湖北 鄂州 436000)

【关键词】  体温监测;防治低体温;苏醒时间;住院时间

  随着医疗技术的发展,很多复杂手术在临床普遍开展,特别是在时间较长的胸、腹部手术,患者在手术过程中易发生低体温且常被医务人员所忽视,正常情况下,机体通过产热和散热间的动态平衡维持正常体温。而围术期由于各种原因使该平衡破坏,常导致患者处于轻度低体温(核心温度34.0℃~36.4℃)的状态[1]。许多麻醉医生在围术期,往往忽略了体温的监测和低体温的预防,从而使“低体温”的发生率较高。低体温易致患者苏醒延迟、抵抗力降低、伤口愈合缓慢等不良后果。手术中维持正常体温比手术后复温更容易,因此加强围术期体温监测,积极防治低体温,对患者术后恢复和减少围术期并发症有重大意义。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选择2009年10月~2011年4月在我院手术室采用气管内全身麻醉下行胃部非急诊手术患者80例。ASA Ⅰ~Ⅱ级,其中男52例,女28例,年龄35~65岁;包括因胃溃疡、胃占位性病变等原因而行胃大部切除或胃癌根治等手术。肝、肾功能正常,无合并其他疾病。手术时间90~180 min(指手术开始至关腹结束);根据手术先后顺序,随机将其分为A、B两组,各40例。A组为观察组,术中加强体温的监测,积极预防低体温。B组为对照组,未采取预防低体温措施。

  1.2 体温监测方法:使用美国SPACELABS 90651A型监护仪及配套热敏电阻体温计测量体温。测温部位选择腋窝。用干纱布擦拭腋窝,将热敏电阻探头置于非输液侧腋动脉部位,并用宽胶带固定好,上臂紧贴胸壁使腋窝紧闭。连续监测并记录患者入室、麻醉后、切皮、术中、术后等时间段的体温,A组患者术中采取多种措施积极预防低体温。术中预防低体温的措施:①术中适当提高手术间温度至26℃左右。②术前输入125ml的氨基酸。③将术中所使用的所有液体包括血液、术中用的冲洗液全部用恒温箱加热至37℃,输入过程中使用输液加温器。④体表加温,术中用手术切口膜覆盖皮肤,加盖无菌敷料,着重注意四肢的保暖,给予暴露肢体以热水袋。⑤气道加热与湿化,手术中使用麻醉机加温加湿器持续气道加热与湿化,辅以使用人工鼻。B组未采取上述措施[输入室温液体(23±1)℃,未用手术切口膜,手术间温度为22℃左右]。

  1.3 麻醉方法:两组均采取气管内全身麻醉。入手术室后常规药物全身麻醉诱导(地塞米松10 mg、咪达唑伦0.075 mg/kg、长托宁0.5 mg、芬太尼0.3 mg、丙泊酚1.5 mg/kg、维库溴胺0.13 mg/kg)、气管插管。术中用微量泵注入丙泊酚和瑞芬太尼混合液(500 mg∶1 mg),另一微量泵注入维库溴胺0.075 mg/(kg·h),术中均间断吸如异氟醚。按术中患者血压、心率以及手术需要等情况调节术中用量。异氟醚在手术结束前30 min停用,维库溴胺在手术结束前20 min停用、丙泊酚和瑞芬太尼混合液在手术结束前10 min停用。术后记录A、B两组患者的苏醒时间(指关腹结束到患者肌张力及意识恢复,具备拔除气管导管指针)、住院天数。

  2 结果

  经t检验,观察组与对照组患者的年龄、体重、输入液体量及手术时间之间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A组患者体温下降幅度明显小于对照组。见表1。表1 AB组患者体温的变化

  A组患者苏醒时间(25.87±1.25)min,B组患者苏醒时间(45.07±1.68)min,(P<0.05);A组患者住院时间(9.1±0.15)d,B组患者住院时间(10.6±0.19)d(P<0.05)。从观察的结果来看,两组患者的苏醒时间、住院天数有明显差异,A组的时间明显较B组短。

  3 讨论

  临床上一般将中心体温34.0℃~36.4℃称为轻度低体温,研究指出[2],50%~70%手术患者会出现围术期低体温。通常情况下,为了保证良好的工作环境,手术间的温度一般控制在22℃~24℃左右,这对全身裸露接受手术的患者无疑是冷环境。麻醉状态的患者最主要的散热方式是辐射,室温为22℃时,辐射散热可占总失热的70%,几层手术敷料在较长时间的大手术中起不到保暖作用,提高室温可减少辐射与传导散热。行胸腔、腹腔手术的患者体腔暴露,以及术中反复用大量的生理盐水冲洗,患者身体上的覆盖巾部分被冲洗水浸透,使术后更易发生体温下降。手术过程中患者输入大量与手术间等温的液体,则起到了“冷稀释”作用,机体辐射散热增加。麻醉状态下还影响了体温调节中枢而削弱了机体对体温的调节作用。全身麻醉可以使核心体温下降2℃~3℃[3]。当全身麻醉超过30 min,手术时间超过1 h时均应作体温监测。

  3.1 低体温的危害性:低体温增加伤口感染率:Flores等通过对261例手术患者的研究指出,围术期轻度低体温者伤口感染率是体温正常者的6.3倍[4]。低体温直接损害机体免疫功能,主要抑制中性粒细胞的氧化作用,并减少白细胞向感染部位移动;同时减少皮肤血流和氧供,抑制组织对氧的摄取,增加伤口的感染率,影响伤口愈合,延长了住院时间。中心温度下降2℃可使维库溴铵作用延长2倍以上,主要是药代动力学的改变而不是药效的改变,低温能增加丙泊酚的血浆浓度,降低吸入麻醉药的最低肺泡有效浓度(MAC)约5%,由于药物代谢变慢,而引起患者苏醒延迟。

  加强围术期体温监测,术中采取多种措施来积极防治低体温,对患者术后恢复和减少围术期并发症有重大意义。

【参考文献】
    [1] 杨秀琳,王春梅.围术期轻度低体温及其护理的研究进展[J].护理研究,2009,23(6):290.

  [2] 刘小颖,吴新民.围术期低体温[J].中华麻醉学杂志,2003,23(9):712.

  [3] Sessler DI.Perioperative heat balance[J].Anesthesiology,2000,9(2):578.

  [4] Flores MA,Medina EC,Rios RH,et al.Mild perioperative hypothermia and the risk of wound infection[J].Arch Med Res,2001,32(3):227.

  [编校:李晓飞/杨宇]

  订阅登记:

请您在下面输入常用的Email地址、职业以便我们定期通过邮箱发送给您最新的相关医学信息,感谢您浏览首席医学网!

邮箱:    专业:    职称:      

医学期刊医学会议医学专区医学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