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首页 > 期刊 > 过刊浏览 > 医药科学综合> 《吉林医学》> 2012年2月33卷4期>药物与临床> 文章详情

托烷司琼不同时间给药预防全身麻醉腹腔镜手术术后恶心、呕吐的效果观察

首席医学网      2012年07月21日 12:55:06 Saturday  
 
  加入收藏夹   官方投稿信息

作者:徐丽新1,崔常虹2,韩树海1    作者单位:(1.吉林大学第一医院麻醉科,吉林 长春 130021;2.吉林油田职工医院,吉林 松原 138000)

【关键词】  托烷司琼;预防;全身麻醉;腹腔镜;恶心;呕吐

  通讯作者:韩树海 手术后恶心、呕吐(PONV)是全身麻醉术后常见并发症之一,其发生率为30%~70%,平均为50%。腹腔镜手术由于气腹等原因,PONV发生率更高,有报道其发生率可达50%~70%[1]。PONV可严重影响患者的术后感受,甚至导致切口裂开、酸碱平衡失调、误吸等严重后果。因此,预防PONV的发生成为临床高度关注的问题。本研究旨在通过观察不同时间点应用托烷司琼对全身麻醉腹腔镜手术患者术后PONV的预防效果,探讨应用托烷司琼的最佳时间。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选择择期行腹腔镜腹部手术患者120例,年龄29~57岁,男72例,女48例,胆囊炎71例,卵巢瘤32例,结肠肿物17例,手术时间39~293 min,排除标准:既往PONV病史;合并严重呼吸、循环并发症患者。

  1.2 方法:随机分为三组,A组麻醉诱导前给予托烷司琼5 mg,手术结束后给予生理盐水5 ml;B组麻醉诱导前给予生理盐水5 ml,手术结束后给予托烷司琼5 mg;C组(对照组)分别于上述时间点给予生理盐水5 ml。三组患者舒芬太尼、依托咪酯、丙泊酚、维库溴铵诱导麻醉,术中舒芬太尼、丙泊酚维持麻醉,间断给予维库溴铵。

  1.3 观测指标:从给药开始记录48 h恶心、呕吐程度及发生率。恶心评分:0分无恶心;1分为休息时无恶心,运动后稍有恶心;2分为休息时间断恶心;3分为休息时持续有恶心感。呕吐评分:0分为无呕吐;1分为1~2次/d,不影响日常生活及进食;2分为中度呕吐,3~4次/d;3分为重度呕吐,每天5次以上。

  1.4 统计学方法:采集数据应用SPSS13.0处理,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x±s)表示,组间比较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正态分布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非正态分布计数资料采用秩和检验,P<0.05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三组患者性别、年龄、手术种类、手术时长等一般状况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见表1。表1 三组患者一般资料比较

  术后48 h恶心发生率A、B组均低于C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χ2检验,P<0.05),A、B组间比较A组较低,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χ2检验,P<0.05),见表2;术后48 h呕吐发生率A、B组均低于C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χ2检验,P<0.05),A、B组间比较A组较低,但无统计学意义(χ2检验,P>0.05),见表3。表2 48 h恶心发生率比较表3 48 h呕吐发生率比较

  3 讨论

  PONV可由多种原因引起,包括全身麻醉药物的作用、腹部脏器牵拉及手术种类等原因,尤其腹腔镜手术,二氧化碳气腹是造成PONV的主要原因[2]。其发生率明显高于非腹腔镜患者,因此,腹腔镜腹部手术采取有效途径降低PONV发生率是预防全身麻醉术后并发症及降低手术风险的重要方面。

  恶心、呕吐产生原因及神经传导并不完全相同。恶心是由简单神经介质引导的主观感受,难以用动物模型模拟,其机制尚未完全清楚。呕吐是由咽至胃肠道的化学感受器激发区(CTZ)或高级皮层中枢(味觉、嗅觉、前庭等)受到刺激反应后,通过一系列神经递质(包括去甲肾上腺素、多巴胺、5-HT等)传导至呕吐中枢,通过兴奋运动神经中枢、呼吸中枢、血管运动中枢等神经反射形成呕吐[1]。目前临床应用的止吐剂均为抑制一种或几种神经递质的传导发挥止吐作用[3]。5-HT是介导呕吐反射的重要神经递质,在脑干极后区、胃肠迷走神经末梢均存在丰富的5-HT受体,抑制5-HT与受体的结合能够有效阻断呕吐反射,发挥止吐作用。

  托烷司琼是一种新型5-HT3受体竞争性拮抗剂,其分子结构中的吲哚环与5-HT3更为接近,与受体的亲和度更强。且其具有高度选择性,不作用于去甲肾上腺素、多巴胺受体,较少发生锥体外系症状、低血压、口干等不良反应。可通过中枢及外周双重机制发挥止吐作用。在体内的半衰期为8~13 h,较昂丹司琼半衰期长,可维持更长时间的止吐效果。有报道显示其止吐效果优于昂丹司琼[4]。

  本试验观察发现术前、术后应用托烷司琼恶心、呕吐发生率均低于对照组,表明托烷司琼具有良好的预防术后PONV的效果。术前应用托烷司琼较术后应用恶心发生率降低,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可能与其血浆达峰时间较长有关,其机制尚有待进一步探讨。呕吐发生率亦降低,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与国外文献报道不符[5],可能与样本量较小或手术种类较少有关。总之术前应用托烷司琼能够有效降低PONV的发生率,且不良反应较小,值得临床应用推广。

【参考文献】
    [1] 胡国昌.恶心和呕吐的生理学[J].国外医学·麻醉学与复苏分册,1995,16(3):154.

  [2] 李 丽,王雪红,赵建立.昂丹司琼与托烷司琼用于腹腔镜下卵巢囊肿切除术后镇吐的研究[J].中国药物与临床,2011,11(5):580.

  [3] Kovae AL.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of postoperative nausea and vomiting[J].Drugs,2000,59(2):213.

  [4] 刘秋如,马爱英,沈 杰.3种5-HT3受体拮抗剂预防肝癌患者介入治疗后恶心呕吐的疗效比较[J].药学实践杂志,2008,26(1):43.

  [5] Sener EB,Kocamanoglu S.Effects of menstrual cycle on postoperative analgesic requirements,agitation,incidence of nausea and vomiting after gynecological laparoscopy[J].Gynecol Obstet Invest,2009,59(1):49.

  [编校:李晓飞/杨宇]

  订阅登记:

请您在下面输入常用的Email地址、职业以便我们定期通过邮箱发送给您最新的相关医学信息,感谢您浏览首席医学网!

邮箱:    专业:    职称:      

医学期刊医学会议医学专区医学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