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首页 > 期刊 > 过刊浏览 > 外科学> 《局解手术学杂志》> 2010年12月19卷6期>论著> 文章详情

258例溃疡性结肠炎临床特征分析

首席医学网      2011年02月10日 12:06:25 Thursday  
 
  加入收藏夹   官方投稿信息

作者:雷晓薇1,宁琳洪2    作者单位:(1.新疆库尔勒市巴州人民医院消化科, 新疆 库尔勒 841000;2.第三军医大学新桥医院消化科,重庆 400037)

【摘要】  目的 探讨溃疡性结肠炎(UC)的临床特征,为UC的诊治提供依据。方法 回顾性分析258例UC患者的临床症状、内镜下表现及病变分布、临床分期、实验室检查及治疗和预后等情况。结果 UC的临床表现以腹泻伴黏液或脓血便为主;肠镜下表现主要为粘膜血管纹理模糊、紊乱、充血、水肿、易脆、伴脓性分泌物附着;病变分布以全结肠和直肠和乙状结肠及左半结肠为主;UC的治疗以综合性内科保守治疗为主。结论 UC临床特征明确,诊治不困难,治疗上以保守治疗为主。

【关键词】  溃疡性结肠炎;肠镜;保守治疗;临床分期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clinical features of ulcerative colitis (UC) and to provide references for its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Methods The clinical symptoms, endoscopic manifestation, pathological disposition, clinical stages, laboratory examination, treatment and prognosis of 258 patients with UC were retrospectively analyzed. Results The main clinical symptom of UC was diarrhea with mucus or bloody purulent stool. The endoscopic manifestation showed that the mucosal vascular was vague, confused, congested, brittle and was accompanied with purulent secretion. The disposition of UC was mainly in total colon, rectum, sigmoid colon and lefthemi colon. Conclusion The clinical features of UC are clear and the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is not difficult. The conservative medical treatment is adopted.

  Keywords: ulcerative colitis; enteroscopy; conservative treatment; clinical stages

  溃疡性结肠炎(ulcerative colitis,UC)是以腹痛、腹泻、粘液脓血便为主要临床表现的原因不明的慢性非特异性炎症性肠病,其病程长、迁延不愈,复发率高并且有癌变的倾向。近年来,随着内镜诊断技术的不断进步,UC的发病率在我国及全球均有逐年增加趋势[1],已经成为消化系统疾病的研究热点。为了探讨UC患者的临床特征,本文总结了258例UC患者的临床症状、内镜下表现、临床分期、实验室检查及治疗和预后等情况,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临床资料

  采用回顾性调查方法,选取我院2001年1月至2010年1月收治的258例UC患者,其中男88例,女170例;年龄24~72岁,平均年龄(43.6±10.2)岁。所有病例均符合2000年中华医学会消化病学分会制定的炎症性肠病诊断和治疗的规范建议的诊断标准[2]。

  1.2 方法

  回顾性总结和分析258例UC患者的临床表现、内镜下表现及病变分布、实验室检查、病理特征。258例患者中接受内科治疗246例(95.3%),外科手术治疗12例(4.7%)。出院后随访临床疗效及复发情况1年以上。

  1.3 评价方法

  完全缓解:临床症状基本消失,结肠镜检查粘膜大致正常;有效:临床症状基本消失,结肠镜检查粘膜轻度炎症或假息肉形成;无效:经治疗临床症状、内镜和病理检查无改善;死亡。

  2 结果

  2.1 临床表现

  腹泻伴粘液或脓血便201例(77.9%),腹痛102例(39.5%),腹胀89例(34.5%),里急后重70例(27.1%),肠外表现包括:体重下降56例(21.7%),发热者21例(8.1%),关节肿痛20例(7.8%),肝胆病变18例(7.0%),皮疹15例(5.8%),口腔溃疡4例(1.6%)。

  2.2 内镜下表现及分布

  所有患者均经电子结肠镜检查,其中肠镜下表现为粘膜血管纹理模糊、紊乱、充血、水肿、易脆、伴脓性分泌物附着者209例(81.0%);弥漫性多发糜烂或溃疡128例(49.6%);粘膜粗糙呈细颗粒状36例(14.0%);炎性假息肉形成20例(7.8%);肠管僵硬狭窄5例(1.9%)。病变分布:全结肠81例(31.4%),直肠68例(26.4%),直肠乙状结肠53例(20.5%),左半结肠38例(14.7%),右半结肠18例(7.0%)。

  2.3 病理学表现

  共有236例患者行组织病理学检查,其中粘膜组织慢性炎症伴炎性细胞侵润189例(80.1%),隐窝脓肿36例(15.3%),杯状细胞减少28例(11.9%),腺上皮增生或萎缩16例(6.8%),癌变2例(0.8%)。

  2.4 实验室检查

  258例患者均行血常规检测,结果发现血红蛋白低于90 g/L者52例(20.2%),白细胞升高157例(60.9%),白细胞降低43例(16.7%),血小板升高46例(17.8%);红细胞沉降率升高136例(52.7%),超敏C反应蛋白升高187例(72.5%)。156例患者行外周型抗粒细胞抗体(pANCA)检测,阳性率者109例(69.9%)。

  2.5 临床分型和严重程度

  慢性复发型98例(38.0%),慢性持续型87例(33.7%),初发型56例(21.7%),爆发型17例(6.6%)。严重程度:轻度156例(60.5%),中度63例(24.4%),重度39例(15.1%)。

  2.6 并发症

  258例患者共发生并发症56例次,总发生率为21.8%。其中,并发肠梗阻24例(9.3%),电解质紊乱18例次(7.0%),败血症6例(2.4%),大出血4例次(1.6%),肠穿孔与结肠癌各2例(0.8%)。

  2.7 治疗和疗效

  随访1年以上者187例,随访率72.5%,随访患者中完全缓解87例(46.5%),有效92例(49.2%),无效6例(3.2%);死亡2例(1.1%)。

  3 讨论

  目前UC的发病机制仍不明确,可能与多种因素的综合作用有关,其中基因易感性是内因,环境和感染是外因,两种因素相互作用引发自身免疫性损伤,导致肠上皮和组织细胞持久性损伤而发生UC[3]。UC的临床表现多以腹泻伴粘液或脓血便为主,本组资料占77.9%,其次表现为腹痛、腹胀、里急后重等肠道表现,另外约14%UC患者会出现全身及肠外表现,其中骨关节病变是溃疡性结肠炎患者最常见的肠外表现[4]。本组的全身和肠外表现主要为体重下降、发热、关节炎、肝胆疾病及皮肤或口腔疾病。胡燕梅等[4]总结了182例UC患者临床表现以粘液脓血便(77.5%)、腹泻(45.1%)、腹痛(43.4%)为主,与本组资料相似。

  结肠镜检查是诊断UC的重要手段之一,可确定病变范围、程度、分期和有无癌变,并且可以内镜直视下取材进行病理活检[5]。UC肠镜下表现主要为粘膜血管纹理模糊、紊乱、充血、水肿、易脆、伴脓性分泌物附着,本组资料有81.0%的患者有此表现。其次为病变处弥漫性多发糜烂或溃疡,本组资料占49.6%;另外表现为粘膜粗糙呈细颗粒状、炎性假息肉形成及肠管僵硬狭窄,本组资料分别为14.0%、7.8%、1.9%。病变分布以全结肠和直肠和乙状结肠及左半结肠为主,右半结肠较少见。李立文等[6]总结了590例UC患者的肠镜表现,结果也与本组资料相似。

  UC患者的病理学表现缺乏特异性,并且受取材范围的影响,但是活动期UC活检黏膜具有一定的病理特征,其部分指标与组织学分级能反映活动期UC的严重性和活动性[78]。并且能判断是否癌变,因此组织病理学检查对于UC患者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本组资料显示UC患者病理学表现主要为粘膜组织慢性炎症伴炎性细胞侵润(80.1%)。UC患者的实验室检查多无明确的诊断价值,但对于判断病情的活动性及严重程度有一定的辅助作用。本组资料显示UC患者实验室检查异常表现主要为血红蛋白降低、白细胞总数升高或降低、血小板计数升高、红细胞沉降率及超敏C反应蛋白升高。另外,pANCA的检测对于UC的鉴别诊断有一定的价值,本组资料阳性率为69.9%。

  UC的并发症以肠梗阻、电解质紊乱、败血症、大出血、肠穿孔与结肠癌等[9]。本组资料总发生率为21.8%,应引起广泛重视并及时诊治。UC的治疗目前仍以内科综合治疗为主,本组资料经内科治疗占95.3%,总有效率达95.7%。仅有少数患者经内科综合治疗无效时才需手术治疗。

【参考文献】
   [1] 郑红斌.溃疡性结肠炎全球发病比较[J].中华消化杂志,2001,21(3):242.

  [2] 郑家驹.溃疡性结肠炎的病理学改变与并发症[J].现代消化及介入诊疗,2008,13(2):105-110.

  [2] 于海食,洪 缨,王玉蓉.溃疡性结肠炎发病机制[J].实用医学杂志.2010,26(2):323-324.

  [3] 施舟红.溃疡性结肠炎105例临床特点分析[J].中国基层医药, 2006,13(8):1371.

  [4] 胡燕梅 ,胡建国.溃疡性结肠炎的临床特征分析[J].宁夏医学杂志.2010,32(2):143-144.

  [5] 李德春,李瑞红,杨玉娥,等.溃疡性结肠炎并发关节畸形一例[J].中华消化外科杂志,2008,7(5):392.

  [6] 李立文,李志强,李玉林.溃疡性结肠炎590例结肠镜检查结果分析[J].山东医药.2009,49(38):82.

  [7] 钟英强,朱兆华,幸连春.活动期溃疡性结肠炎活检黏膜的病理组织学特征、分级及其与疾病程度的关系[J].中华消化杂志.2003,23(7):414-417.

  [8] 郝云鞍.思密达与山莨菪硷联合用药灌肠治疗溃疡性肠炎临床分析[J].局解手术学杂志,2008,17(3):221-C004.

  [9] 尤海传,曹永胜,何云天.溃疡性结肠炎的临床特点及治疗体会[J].中国实用医药,2009,4(16):85-87.

  (编辑:周小林)

  订阅登记:

请您在下面输入常用的Email地址、职业以便我们定期通过邮箱发送给您最新的相关医学信息,感谢您浏览首席医学网!

邮箱:    专业:    职称:      

医学期刊医学会议医学专区医学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