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首页 > 期刊 > 过刊浏览 > 内科学> 《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2年11月31卷22期>文章> 文章详情

社区老人抑郁障碍流行病学调查及其防治对策

首席医学网      2012年07月22日 14:29:13 Sunday  
 
  加入收藏夹   官方投稿信息

作者:袁 杰 瞿正万 江 琦 杨振东 傅伟忠 秦虹云 裴 瑜 唐 强 卢 瑛 王红娟 陆 伟 秦 金 蔡正宜 姜 华 奚 月 金 莹 孙一颖    作者单位:(上海市浦东精神卫生中心,上海 200122)

【摘要】  目的 了解上海浦东地区老年抑郁障碍患病率及其治疗状况,为开展社区老年精神卫生工作提供科学依据。方法 按照整群随机抽样方法,随机抽取60岁以上老人3 311名,直接使用SCID-I/P为诊断工具,以DSM-Ⅳ为诊断标准。排除器质性疾病所致抑郁障碍。结果 抑郁障碍时点患病率为19.09%(632例),年龄越大,文化程度低,独居老人,不参加身体锻炼,居住条件困难,目前正患躯体疾病者等具有更高的患病率;城区明显高于农村(P<0.001)。Logistic回归分析发现,平时不参加体育锻炼、目前居住条件较差、正患躯体疾病及近2个月内遭遇心理因素等属于易感因素。求治率很低(6.96%),且只有半数接受精神药物治疗。结论 社区老人抑郁障碍患病率较高,求治率很低,明显影响老人的生活质量,应加强对老人心理卫生工作的领导和支持。

【关键词】  老年人;抑郁障碍;流行病学;患病率;社区

  有学者〔1〕对上海市老年期抑郁症的流行病学调查显示,患病率为11.5%,较年轻人群高出2~3倍。抑郁障碍已成为影响老年人生活质量的重要因素之一。为了解老年抑郁障碍的发生发展特点,本课题组于2010年1月至5月在上海市浦东新区范围内开展了老年抑郁障碍患病率和相关因素的流行病学调查,观察其发生发展特点,为防治疾病提供重要依据。

  1 资料与方法

  1.1 对象

  上海市浦东新区是个城乡结合地区,2008年户籍人口为194万,有23个街道和镇,80多个村委和居委会,老年人口数占总人口的约22%,已是个人口老龄化地区。采用分层次、随机抽样方法,先抽取15个街道和镇作为框架区域,随机抽取居委或村委共43个,根据户籍登记在册老人36 122名中分别随机抽取共3 603人,占样本总数的9.97%。样本抽样采用随机数码表。对连续3次无法找到的样本或本人拒绝调查的作为脱落样本,最后实际完成3 311人(91.97%),其中女2 236名,男1 075名,脱落292人(其中拒绝检查184例),脱落率为8.1%。年龄60~99(73.61±8.91)岁;城市2 207人,农村1 104人。

  1.2 研究工具

  自行设计“老人一般状况调查问卷”,了解老人的人口学情况、家庭状况、精神病家族史、既往史、文娱体育活动情况。以美国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第4版(DSM-Ⅳ)轴I障碍定式临床检查患者版(SCID-I/P)为诊断工具(由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心理卫生研究所翻译、北京回龙观医院临床流行病学研究室修订),诊断标准为DSM-Ⅳ。

  1.3 纳入标准

  (1)有当地正式户口并连续居住1个月以上者。(2)年龄60岁或以上(1950年1月1日以前出生)。(3)能进行言语交流,或笔谈,或在其家属帮助下完成调查。

  1.4 排除标准

  应用简易智能量表(MMSE) 检测认知水平,文盲组≤17分,小学组≤20分,中学或以上组≤24分为认知功能缺陷;应用Hachinski缺血记分表(HIS)鉴别阿尔茨海默病和和血管性痴呆,>3分并被确定为器质性痴呆的不列入抑郁障碍范畴。躯体疾病所致的抑郁也不列入本调查范畴。

  1.5 调查人员

  调查前培训调查人员,并进行SCID-I/P 一致性检验,Kappa值为0.85~0.93。由临床工作5年以上的精神科医生进行检测,确定诊断。调查采用上门单独面谈的方式。被调查者都签署知情同意书。

  1.6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11.0统计软件,计量资料采用t或F检验,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易感危险因素应用Logistic回归分析。

  2 结 果

  2.1 抑郁障碍时点患病率

  共有632例患抑郁障碍,患病率为19.09%,其中双相Ⅰ型为0.76%、双相Ⅱ型1.21%、重度抑郁障碍3.56%、恶劣心境11.11%及轻度抑郁障碍2.45%。男性为17.49%,女性为19.86%,男女之比1∶1.14。年龄越大,文化程度低、独居老人、不参加身体锻炼、家庭居住条件困难及目前正患躯体疾病者等具更高的患病率;城市居民患病率(20.63%)明显高于农村人口(16.12%),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1)。见表1。

  2.2 易感因素分析

  病前有心理因素的566例,占89.56%,其中双相Ⅰ型22/25例(88.0%)、双相Ⅱ型30/40例(75.0%)、重度抑郁78/118例(66.10%)、恶劣心境368/368例(100.0%)、轻度抑郁68/81例(83.95%),恶劣心境组明显较多(χ2=124.2,P<0.001)。Logistic回归分析发现,将抑郁障碍阳性作为应变量,将平时体育锻炼时间、家庭关系、目前年龄、性别、现子女人数、文化程度、目前居住条件、躯体疾病、近2个月遭遇心理因素、老人独居情况及月家庭收入水平作为自变量,结果显示平时体育锻炼时间少、目前居住条件较差、患有躯体疾病及近2个月内遭遇心理因素等进入回归方程,属于易感因素。见表2。

  2.3 诊治情况

  632例中,曾去精神科或心理门诊就诊的只有44例(6.96%),其中双相障碍者5例(11.36%)、恶劣心境32例(75.0%)、重性抑郁发作5例(11.36%)及轻度抑郁障碍2例(4.54%),其中只有22例(50%)正接受精神药物治疗,包括抗抑郁剂15例,抗焦虑药4例,抗精神病药2例,中药1例。治疗者中,恶劣心境14例,双相二型3例,重性抑郁发作3例,轻度抑郁障碍2例。无1例曾住精神病专科医院。表1 社区老人抑郁障碍时点患病率分布情况表2 老人抑郁障碍易感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

  3 讨 论

  20世纪90年代欧洲的一项多国研究对9个地区老人进行横断面调查发现〔2〕,其患病率差别很大,低则8.8%,高达23.6%,平均12.3%。成都地区〔3〕(2000)为4.4%;河北省〔4〕(2004-05)为30.95‰,结果都不一致,可能与流行病学调查设计、方法、样本选择以及文化背景不同有关。浦东新区经济建设发展较快,社会保障体系相对完整,保障制度较健全,医疗保健措施逐步完善,养老环境相对理想,但老人收入不高,家庭负担仍不轻,子女与老人分居较多见,多受躯体疾病困扰,抑郁障碍患病率高达19.09%,表明在这类地区,老人的精神疾病问题必须引起社会的足够重视,采取有效措施进行防治。不同年龄患病率的差异仍有争论,Li等〔5〕认为他们间缺乏显著关系;吴海苏等〔6〕认为,这类患者本身有较多的躯体疾病,可能是躯体疾病造成的假象。本研究发现年龄越高,患病的机会越大〔7〕,这可能与老人身体免疫功能更差,躯体疾病增加进一步削弱了机体抵抗力,处理心理压力的能力下降等有关。

  老人抑郁障碍有以下特点:一是发生率高,近五分之一老年人正在忍受抑郁障碍的困苦,健康水平削弱,心理压力大,生活质量下降。可见防治老年抑郁障碍不仅是精神医学问题,更是个社会问题,有关部门应积极面对,建设好养老体系和养老机构,采取必要的干预措施。二是老年抑郁障碍与年龄增长呈正相关〔8〕,≥90岁组的发生率是60~69岁组的6倍多,高龄者承受更大的疾病困苦和心理压力。因此,从防治角度考虑,应尽早采取预防措施,包括心理卫生知识宣传,开展心理咨询,及早发现和治疗抑郁障碍,减少疾病后遗症。三是那些文化水平低、经济收入较低、独居及子女少的老人更易患抑郁障碍,支持了Abolfotouh等〔9〕的研究结果。文化素养、经济条件和不良的居住环境多可成为潜在的感易因素〔10〕。老人较怕孤独寂寞,常易产生无助和恐惧紧张,经济拮据会加重这种情绪,容易诱发抑郁。子女经常与老人进行轻松和谐的语言和情感交流,尽力帮助改善居住环境,多鼓励老人参加力所能及的娱乐和体育活动,有条件的话开展心理护理,都有利于改善老人情绪,减轻心理压力,防止或减少抑郁障碍的发生。

  本调查表明老年抑郁障碍以轻度病例居多,如果能及早诊治是可以治愈的。然而患病老人的求治率很低,仅有约十分之一的患者曾去专科门诊,接受药物治疗的更少。其原因可能与轻度抑郁容易被看成劳累、年老体弱而被忽视精神疾病,与缺乏心理卫生知识有关;还有可能与患病老人收入相对较低有关,支付不起相对较高的医疗费用,而妨碍了诊治。另外,社会上对精神疾病的恐惧和患者的病耻感,也是老人回避诊治的重要原因。因此,提高老人对精神疾病的认知水平,提高主动求治率,都是防治老年精神疾病的重要措施。

【参考文献】
    1 朱汉民.全科医学常见健康问题(老年问题分册)〔M〕.北京:科学出版社,1999:110-1.

  2 Copeland JR,Beckman AT,Dewey ME,et al.Depression in Europe:Geographical distribution among older people〔J〕.Brit J Psychiatry,1999;174:312-21.

  3 张 伟,唐牟尼,邱昌建,等.成都地区≥5 5岁人群抑郁障碍患病率调查〔J〕.中华老年医学杂志,2000;23(12):883-5.

  4 催利军,栗克清,江琴普,等.河北省2004-2005年抑郁症的现况调查〔J〕.中华精神科杂志,2007;40(3):140-3.

  5 Li ZB,Ho SY,Chan WM,et al.Obesity and depressive symptoms in Chinese elderly〔J〕.Int J Geriatr Psychiatry,2004;19(1):68-74.

  6 吴海苏,徐 勇,朱惠仙,等.上海市社区老年抑郁症患病率调查〔J〕.中国民康医学杂志,2007;19(6):411-3.

  7 Stordal E,Bjartveit Kruger M,Dahl NH,et al.Depression in relation to age and gender in the general population:the Nord-Trondelag Health Study(HUNT)〔J〕.Acta Psychiatr Scand,2001;104:210-6.

  8 Chou KL,Chi I.Prevalence and correlates of depression in Chinese oldest-old〔J〕.Int J Geriatr Psychiatry, 2005;20(1):41-50.

  9 Abolfotouh MA,Daffallah AA,Khan MY,et al.Psychosocial assessment of geriatric subjects in Abha City,Saudi Arabia〔J〕.East Mediterr Health J,2001;7(3):481-91.

  10 Schoevers RA,Beekman AT,Deeg DJ,et al.Risk factors for depression in later life;results of a p rospective community based study (AMSTEL)〔J〕.J Affect Disord,2000;59(2):1272371.

  (编辑 张 慧)

  订阅登记:

请您在下面输入常用的Email地址、职业以便我们定期通过邮箱发送给您最新的相关医学信息,感谢您浏览首席医学网!

邮箱:    专业:    职称:      

医学期刊医学会议医学专区医学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