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首页 > 期刊 > 过刊浏览 > 内科学> 《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2年11月31卷22期>文章> 文章详情

延边地区朝鲜族居家老年照料者的照料负担及影响因素

首席医学网      2012年07月22日 14:20:57 Sunday  
 
  加入收藏夹   官方投稿信息

作者:权海善 奥野纯子1 尹吉善 金海星2 柳久子1    作者单位:1 日本筑波大学大学院人间综合科学研究科 2 延边州卫生局(延边大学护理学院,吉林 延吉 133002)

【摘要】  目的 调查延边地区居家主要老年照料者的照料负担并探讨其影响因素。方法 运用便利抽样法,对于延吉市3个街道16个社区符合条件的52对需要照料的老年人及其主要老年照料者,采用问卷进行调查。对于需要照料老年人调查一般状况、日常生活能力(ADL)及问题行为等;对于主要老年照料者调查一般状况、健康状况自我评价、每日照料时间、夜间睡眠状况、社会支持资源及Zarit护理负担量表(Zarit caregiver Burden Interview:ZBI)等。结果 主要老年照料者的ZBI得分为34.19±16.59,影响照料负担的因素分别为主要照料者的夜间睡眠情况、照料烦恼时咨询对象及需要照料老年人的年龄。结论 朝鲜族主要老年照料者的照料负担显著高于同期进行的共通研究中的日本老年照料者的照料负担(28.2±16.9),应采取措施改善其夜间睡眠,积极调动家庭成员和社会工作者主动提供咨询服务,及时消除照料烦恼;尤其对于照料70岁以下的老年照料者,更应予以支持以减轻负担而提高照料能力。

【关键词】  老年人;照料负担;影响因素

  据《2006年中国城乡老年人口状况追踪调查》表明,城市老年人中认为自己日常生活需要照料的占9.9%,并且家庭结构中夫妻户占41.4%。我国由于传统文化习俗、越来越缩小的家庭规模以及老年人相关的社会保障制度尚未完善,照料老年人的任务大都由家属尤其配偶来承担〔1〕,导致出现跟超高龄国家如日本一样的老年人照料老年人(老老照料)的现象〔2〕。“老老照料”隐藏着照料双方共同遇难的严重后果〔2〕。本文以老年照料者负担与健康状况的报道〔1~5〕为基础,旨在调查生活在社区且需要照料的朝鲜族老年人的老年照料者的负担,并分析其影响因素,为探索减轻负担的干预措施提供资料。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将延边朝鲜族自治州首府延吉市作为调查地点,并根据延吉市民族分布区域及本研究的实际要求,选择居住在3个街道16个社区、被各社区负责人介绍的符合条件的59对需要照料的老年人与其主要老年照料者作为对象,采用问卷进行调查。其中排除需要照料者或照料者的年龄未达标准者5名,主要照料者为保姆1名,需要照料者在调查时能够自理者1名,余下的52名作为研究对象并用于统计分析。入选标准:需要照料老年人年龄在60周岁以上,因为身体或精神上的原因,在饮食、排泄、洗浴等日常生活方面部分或全部需要帮助;主要老年照料者是指60周岁以上,对需要照料老年人进行身心照料的主要负责人。

  1.2 方法

  1.2.1 研究工具

  对于需要照料者调查一般状况、日常生活能力(ADL)、问题行为〔6〕、所患主要疾病、家庭月收入、生活满意度等。ADL采用巴氏量表(BI),满分为100分。问题行为采用7种行为(分不清昼夜、妄想、无目的的徘徊、大喊大叫、施暴力、大小便失禁、反反复复地重复同样的话)中存在一种以上的则为有问题行为者。生活满意度采用视觉模拟评分法(VAS),很不满意~很满意记为0~100分。对于主要照料者调查一般状况、每日护理时间、健康状况自我评价、夜间睡眠情况、社会支持资源、VAS、Zarit护理负担量表(zarit caregiver burden interview,ZBI)22条目版〔7〕等。健康状况自我评价采用4级评分,健康~不健康记为4~1分。夜间睡眠情况采用5级评分,很好~很不好记为5~1分。社会支持资源,因为国内尚无专业的照料服务项目,因此调查了“照料者在节假日或患病时的照料替代状况、照料烦恼时的咨询对象”,均采用5级评分,总是~没有记为5~1分。ZBI由Zarit等〔7〕制作,在本研究中采用Bae等开发的已证明其信度和效度的韩语版〔8〕。ZBI由22个条目构成,每条目按没有~总是5级评分,总分为0~88分,得分越高说明负担越重。ZBI有personal strain和role strain两个维度,personal strain是指由于照料本身而产生的负担;role strain是指因为开始了照料而无法度过从前一样生活而产生的负担。

  1.2.2 资料收集

  于2009年8~9月期间,由研究者和经培训的5名护理学院三年级学生,以2人为一组进行入户调查。调查采用问卷进行访谈,共访问59家,问卷当场记录当场收回,其中排除7份不符合条件的问卷,最终用于统计的问卷为52份。

  1.3 统计学分析

  利用SPSS13.0统计软件输入数据并进行统计分析。用均值、频数、百分数描述一般状况,用t检验、方差分析(ANOVA)分析一般状况与照料负担之间的关系,用Pearson相关分析(计量资料)、Spearman等级相关分析(等级资料)分析一般状况与照料负担之间的相关关系,用多元线性回归对照料负担的影响因素进行推论性分析。

  2 结 果

  2.1 一般状况

  2.1.1 需要照料老年人

  平均年龄(74.62±7.99)岁;男38例(73.1%)、女14例(26.9%);家庭结构中老年夫妇为30例(57.7%);所患主要疾病(多选项目)第一位为脑血管后遗症39例(75.0%);有问题行为者34例(65.4%);ADL得分为54.33±31.59,属于中度功能障碍、生活需要帮助的老年人群。

  2.1.2 主要老年照料者

  平均年龄(70.81±5.83)岁;男13例(25.0%)、女39例(75.0%);与需要照料者的关系为配偶49例(94.2%);每天照料时间3 h及以上者44例(84.6%);夜间睡眠不太好~很不好为23例(44.2%);往后继续在家照料老人的意愿:有47例(90.4%);ZBI得分为34.19±16.59;生活满意度为69.81±25.31。

  2.2 研究对象一般状况与照料负担的关系

  需要照料老年人的年龄在70岁以下比70岁以上者、有问题行为比无问题行为者其主要老年照料者的照料负担显著增高。与需要照料老年人的关系为配偶比子女等其他、家庭月收入1 000元以下比以上者、每日照料时间超过3 h及以上比以下者、夜间睡眠不太好~很不好比较很好~一般者,其主要老年照料者的负担明显加重。

  2.3 研究对象一般状况与照料负担的相关分析

  与需要照料老年人的年龄、ADL,主要老年照料者的年龄、健康状况、夜间睡眠、照料烦恼时咨询对象、生活满意度均呈显著的负相关。personal strain与需要照料老年人的年龄、ADL,主要老年照料者的年龄、健康状况、夜间睡眠、照料烦恼时咨询对象、生活满意度呈显著的负相关。role strain与需要照料老年人的年龄、ADL、主要老年照料者的年龄、健康状况、夜间睡眠、生活的满意度呈显著的负相关,与每天照料时间呈正相关。见表1。  表1 研究对象一般状况与照料负担的相关性

  2.4 照料负担的影响因素

  以ZBI为因变量,以ZBI的单因素分析和相关分析结果具有显著统计学意义的因素为自变量,引入回归模型进行多元逐步回归分析。其中依据压力与应对模式〔10〕,把生活满意度作为对照料负担的应对结果而未引入回归模型。结果显示,最终有3个变量进入多元逐步回归模型,依次为需要照料老年人的年龄、主要老年照料者的夜间睡眠、照料烦恼时咨询对象。

  3 讨 论

  3.1 主要老年照料者的照料负担情况

  随着全球的老龄化,日本于20世纪90年代就出现“老老照料”的用语〔2〕。该用语的出现提示老年的需要照料者和提供照料者如缺乏支持资源,可导致照料双方共同病倒的现象已逐渐浮出为一种社会问题。本研究主要针对朝鲜族“老老照料”的照料负担进行调查,并探讨了其影响因素。ZBI总得分为(34.19±16.59),照料负担越重生活满意度越低。本文结果中ZBI得分显著高于同期共同进行的研究结果中日本老年照料者的负担(28.2±16.9)〔10〕,这可能与日本早于2000年就设立护理保险制度、完善各种护理服务项目等有关〔11〕,而低于馮巧蓮〔12〕在沈阳市进行的研究结果(43.5±17.14),这可能与调查地区和研究对象不同有关。

  3.2 照料负担的影响因素

  本研究结果提示,年龄越低照料者负担越重,这与Friyne报道的痴呆患者年龄越低,照顾者负担越重,抑郁发生率也较高相似〔13〕。尤其70岁以下比70岁以上者,其老年照料者的照料负担显著增高,因此,对于这些人群更应给予关注与支持,防止照料负担过重而影响照料能力。

  睡眠对于维持人类的健康,尤其是促进疾病的康复,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14〕。本研究结果显示,老年照料者的夜间睡眠越差,ZBI、personal strain 与role strain 越重。46.2%的照料者表示,夜间睡眠不太好~很不好,并且其中的50%认为原因是为了给老人提供夜间照料。进一步分析夜间照料的原因,本研究中需要照料的老人65.4%有问题行为,其中分不清昼夜、大喊大叫、大小便失禁者分别为17.3%、25.0%、50.0%,均需要照料者提供断断续续的夜间照料。因为夜间照料,照料者的睡眠经常被中断,无法获得深度睡眠和快波睡眠,正常的睡眠形态受到干扰,以至于造成睡眠形态紊乱。庞冬等〔1〕反映脑卒中患者照顾者承受的身体负担主要是“睡眠受影响”和“感到疲劳”,臼田滋〔15〕等的研究也提示,提供夜间照料的75%的照料者表示感到照料负担,与本研究结果大致相同。因此,对睡眠受影响的照料者,应积极采取措施改善睡眠,如预防抑郁情绪;适当安排照料替代者,让照料者暂时离开照料工作,如条件不允许一次至少保证90 min睡眠周期等防止发生睡眠紊乱而加重照料负担。

  与急速发展的老龄化社会相比,目前国内尚缺乏老年人可利用的咨询服务在内的社会支持资源。本研究发现,越是有照料烦恼时的咨询对象,其照料负担越低,这可能因为需要照料的老年人大部分患有疾病,照料者需要咨询照料相关知识和技能,这与其他报道一致〔4,16,17〕。因此,社会应加快建立支持老年人的服务机构,与老年家庭共同承担照料任务,满足照料者的需求而提高照料能力。

  总之,约90%的朝鲜族老年照料者表示有继续在家照料老人的意愿,但她们的健康状况差、每日照料时间长、缺乏来自家庭和社会的支持资源。社会与家庭共同关注“老老照料”的老年照料者,应针对照料负担的影响因素,采取措施有效改善照料者的夜间睡眠、主动提供照料咨询服务,尤其对于年龄低的老年人的照料者更应给予支持与保护。

【参考文献】
    1 庞 冬,那 利,路 潜,等.社区脑卒中病人主要照顾者负担的调查〔J〕.中华护理杂志,2005;40(4):285-7.

  2 中村律子.老老照料的再考察-生活在东纪州过疏山村的老人住户实例〔J〕.现代福祉研究,2004;4(1):19-35.

  3 权海善,奥野纯子,深作贵子,等.中国东北部居住朝鲜族与汉族老年照料者的照料负担及影响因素〔J〕.日本公众卫生杂志,2010;57(9):816-24.

  4 吴文渊,张明园,何燕玲,等.老年性痴呆病人照料者的负担及其影响因素研究〔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1995;9(2):49-52.

  5 刘腊梅,周兰姝.老年人照顾者的健康状况及其影响因素的调查分析〔J〕.中华护理杂志,2008;43(7):667-70.

  6 熊本圭吾,荒井由美子,上田照子,等.日语版Zarit护理负担量表简缩版(J-ZBI_8)交叉效度的探讨〔J〕.日本老年医学会杂志,2004;41:204-9.

  7 Zarit SH,Zarit JM.The memory and behavior problems checklist 1987R and the burden interview〔J〕.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 Gerontology Center:University Park,PA.1990.

  8 Bae KY,Shin IS,Kim SW,et el.Care burden of caregivers according to cognitive function of older persons〔J〕.Korean Soc Biol Ther Psychiatry,2006;12:66-75.

  9 李小妹.护理学导论〔M〕.第2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9:70-1.

  10 奥野纯子,堀田和司,深作贵子,等.老老照料的照料负担与影响因素〔J〕.日本农村医学会杂志,2009;58(3):361.

  11 吴贵明,钟洪亮.德日长期护理保险模式及其启示〔J〕.护理学杂志,2010;25(23):76-8.

  12 馮巧蓮,堀口逸子,清水隆司,等.居住在中国沈阳市的需要照料高龄者与其照料者的现状调查-以照料负担为中心〔J〕.民族卫生,2007;73:3-13.

  13 Friyne A,Kidd N,Coen R,et al.Burden in carers of dementia patients:higher levels in carers of younger sufferers〔J〕.Int J Geriatr Psychiatry,1999;14(9):784-8.

  14 李小寒,尚少梅.基础护理学〔M〕.第4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8:93-101.

  15 臼田滋,茂木信介,富田敦子,等.脑卒中患者主要照料者的照料负担和主观健康度以及相关因素〔J〕.日本公众卫生杂志,1996;43:854-63.

  16 钟碧橙,邹淑珍.老年痴呆患者照顾者负担与需求的相关性分析〔J〕.护理学杂志,2010;25(1):16-8.

  17 曹伟华,陈俊辉,陈晓君.晚期癌症患者家庭照顾者的相关信息需求分析〔J〕.中华全科医师杂志,2006;5(11):672-4.

  (编辑 袁左鸣/徐 杰)

  订阅登记:

请您在下面输入常用的Email地址、职业以便我们定期通过邮箱发送给您最新的相关医学信息,感谢您浏览首席医学网!

邮箱:    专业:    职称:      

医学期刊医学会议医学专区医学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