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首页 > 期刊 > 过刊浏览 > 大学学报> 《新疆医科大学学报》> 2010年10月33卷10期>论著> 文章详情

新疆维吾尔族乳腺癌患者术后婚姻质量分析

首席医学网      2010年11月23日 10:51:24 Tuesday  
 
  加入收藏夹   官方投稿信息

作者:陈玲, 张新春, 张翠萍, 李涌涛    作者单位:(新疆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乳腺外科, 新疆乌鲁木齐830011)

【摘要】  目的分析维吾尔族乳腺癌患者术后婚姻质量,为有针对性地对维吾尔族乳腺癌患者进行有效的心理社会干预提  供参考。方法应用Olson 婚姻质量问卷(ENRICH),对156例术后完成系统治疗的维吾尔族乳腺癌患者进行调查、分析,对维吾尔族与同期住院汉族乳腺癌患者术后婚姻质量进行比较。结果维吾尔族乳腺癌患者术后婚姻质量在婚姻满意度、性格相容性、夫妻交流、性生活、角色平等性评分低于汉族乳腺癌患者,维吾尔族乳腺癌患者婚姻质量影响因素有年龄、经济收入、结婚年数、生育情况、职业、教育程度、手术方式。结论维吾尔族乳腺癌患者术后婚姻质量低于汉族乳腺癌患者,有必要对维吾尔族乳腺癌患者开展针对性的心理干预,以尽可能地促进身心康复。

【关键词】  婚姻质量; 乳腺癌; 维吾尔族

 Abstract: ObjectiveTo analyze the marital Quality in Uygur patients with breast cancer who hadundergone an operation and to provide a theoretical base for psychosocial intervention for patients.Methods156 Uygur patients with breast cancer were included in the study who had accepted systematicaltreatment after operation. Olson’s ENRICH questionnaire was used to analyze the marital quality ofUygur patients and Han patients in the same time. ResultsThe study showed that Uygur patients withbreast cancer after operation had a lower marital quality than Han patients in the areas of:satisfaction of marital life, character compatibility, communication between patients and theirspouses, sexuality, role equality. Uygur patients with breast cancer after operation influeneingfactors of marital quality included: age, earnings, marriage years, procreation condition,occupation, education degree, operating mode. ConclusionUygur patients with breast cancer afteroperation had a lower marital quality than Han patients. Psychosocial intervention needs to beimplemented in order to maximize the potential for recovery.

  Key words:  marital quality; breast cancer; Uygur

  乳腺癌是一个严重影响妇女健康的疾病,其诊断、治疗、可能复发的威胁及躯体形象改变都使患者及其家属面临挑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她们的夫妻关系及健康状况。目前国内外研究多数认为乳腺癌术后病人婚姻质量低于正常人群[1-2],国内研究基本以汉族人群为研究对象。新疆是一个多民族地区,各民族有着不同的文化背景、宗教信仰、生活习惯等,其对婚姻质量都有所影响。目前对于新疆维吾尔族乳腺癌患者婚姻质量的调查研究很少。本研究对维吾尔族与同期住院汉族乳腺癌患者术后婚姻质量进行比较,旨在探讨维吾尔族乳腺癌患者手术后婚姻质量状况,为有针对性地为维吾尔族乳腺癌患者提供整体护理及进行心理社会干预提供理论依据。

  1对象与方法

  1.1研究对象本研究为横断面研究,采用问卷调查法,选取新疆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2007年5月~2009年10月就诊的全部维吾尔族及汉族女性乳腺癌患者。依据入选及排除标准,最终入选维吾尔族156例,汉族352例。入选标准:初次诊断为乳腺癌,均为已婚患者,既往未患过其他恶性肿瘤及接受过相应治疗,均为可手术的患者并接受手术治疗,依据乳腺癌诊治规范接受化疗、放疗、内分泌治疗,治疗后无复发或转移,患者愿意接受调查。排除标准:导管及小叶原位癌,非初次诊断乳腺癌,治疗过程中或治疗后出现明显的并发症,治疗过程中或治疗后出现复发、转移或其他部位新发肿瘤,中断治疗,离异、丧偶。

  1.2方法

  1.2.1测量工具采用的Olson婚姻质量量表(ENRICH)为美国明尼苏达大学Olson教授等于1981年编制,此问卷为自评量 表,与其他婚姻质量问卷相比,Olson婚姻质量问卷的信度和效度检验具有样本量大、控制了背景因素干扰、多维度、夫妇双方评估等特点[3]。该问卷条目内部一致性平均相关系数为0.74,重测信度为0.87,判别婚姻满意与不满意的准确性(判别效度)为85%~90%[4]。此问卷曾在1 428 名中国已婚妇女中进行调查,结果显示在婚姻满意度、夫妻交流、性生活等因子得分与美国妇女的常模相似[5]。问卷按1~5分5个等级评分法,分正性条目和负性条目2种,评分高提示婚姻质量好,每一因子分着重反映受试者婚姻某一方面的情况。ENRICH量表共有12个因子,包括124个条目,12个因子为过分理想化(El)、婚姻满意度(E2)、性格相容性因子(E3)、夫妻交流(E4)、解决冲突方式(E5)、经济安排(E6)、业余活动(E7)、性生活(E8)、子女和婚姻(E9)、与亲友的关系(E10)、角色平等性(Ell)和信仰一致性因子(E12)。

  1.2.2测试方法及质量控制对调查员进行严格选择与培训,经培训后,对调查员进行考核,选取能准确理解此次调查 目的和要求、调查结果一致性好的调查员;调查员记录患者一般情况调查表,在患者治疗结束后,进行问卷调查。所有问卷均单独对患者进行调查,其丈夫不参与。调查过程中先向调查对象说明此研究为匿名法,并对调查资料严格保密,为不记名填写方式。征得同意后,以统一指导语对Olson婚姻质量问卷( ENRICH) 和患病后情况调查问卷的调查方法进行指导,当场个人完成方式进行填表,文化程度低者由调查者以中性、无暗示和偏向的方式逐项念给受试者理解后自行答之。答卷检查合格后当场收回。在调查实施过程中,进行监督;对每天完成的问卷都要进行检查,评价完成的质量,发现问题及时采取补救措施;对调查问卷正常登记和编码,防止遗漏或重复登记;检查问卷的完整性及填写的正确性;问卷记分工作由2人分别完成,并进行对比。

  1.3统计学处理数据统计及分析采用收回的问卷通过资料复核、整理、编码与量化后,输入Excel工作表中,经SPSS15.0  软件包进行统计描述和分析。其中一般情况采用频数和百分比进行描述,婚姻质量的现状采用均数±标准差描述,用多元逐步回归分析法分析维吾尔族乳腺癌患者术后婚姻质量各因子的影响因素,检验水准α=0.05。

  2结果

  本次调查共发放调查问卷508份,收回问卷508份,其中不完整和不合格调查问卷26份,经及时采取补救措施,基本合格。

  2.1维吾尔族与汉族乳腺癌患者一般情况及疾病相关资料比较维吾尔族与汉族乳腺癌患者在年龄、职业、经济收入、教育程度、生育情况、手术方式方面分布有统计学差异。与同期入院汉族乳腺癌患者相比,维吾尔族乳腺癌患者年龄分布偏小居多,教育程度偏低,经济收入偏低,已生育患者居多,保乳比例偏低(表1)。

  2.2维吾尔族与汉族乳腺癌患者术后婚姻质量比较维吾尔族乳腺癌患者术后婚姻质量在婚姻满意度、性格相容性、夫妻交流、性生活、角色平等性评分低于汉族乳腺癌患者(P<0.05)(表2)。表1患者一般情况及疾病相关资料表2维吾尔族与汉族乳腺癌患者术后婚姻质量比较

  2.3维吾尔族乳腺癌患者术后Olson婚姻质量多元回归结果以Olson婚姻质量问卷的过分理想化、婚姻满意度、性格相容性因子、夫妻交流、解决冲突方式、经济安排、业余活动、性生活、子女和婚姻、与亲友的关系、角色平等性及信仰一致性共12个因子作为结果变量,以维吾尔族乳腺癌患者的年龄、职业、经济收入、教育程度、生育情况、结婚年数、手术方式、疾病分期、放疗与否等共9个变量作为原因变量,作Stepwise多元逐步回归分析。结果提示:过分理想化的影响因素为年龄、经济收入、结婚年数、生育情况、手术方式;婚姻满意度的影因素为生育情况、年龄;性格相容性的影响因素为年龄、经济收入;夫妻交流的影响素为经济收入;解决冲突方式的影响因素为年龄、生育情况、经济收入;业余活动的影响因素为职业;性生活的影响因素为手术方式、经济收入;子女和婚姻的影响因素为教育程度、年龄;与亲友关系的影响因素为经济收入;角色平等性的影响因素为经济收入,见表3。表3维吾尔族乳腺癌患者术后Olson婚姻质量问卷

  3讨论

  3.1维吾尔族与汉族乳腺癌患者术后婚姻质量比较本研究对在相同的生活环境中的维吾尔族与汉族乳腺癌术后患者的  婚姻质量进行比较,得出维吾尔族乳腺癌术后病人的婚姻质量在婚姻满意度、性格相容性、夫妻交流、性生活、角色平等性评分低于汉族乳腺癌术后患者。分析原因可能为: 与入组的汉族乳腺癌相比,维吾尔族乳腺癌患者年龄分布偏小居多,教育程度偏低,经济收入偏低,已生育患者居多。本研究中汉族乳腺癌患者有19.6%的病人行保留乳房根治术,80.39%的患者行切除乳房的根治术,维吾尔族乳腺癌患者有12.18%的病人行保留乳房根术,87.82%的患者行切除乳房的根治术,两组相比有统计学差异。

  3.2影响维吾尔族婚姻质量的相关因素探讨目前手术治疗仍是乳腺癌的主要治疗方法,术式总体上可以分为乳房切除手术以及保留乳房手术。由于乳房切除术后的病人失去了女性重要性征器官,外观的变化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病人的生活质量以及婚姻质量。诸多研究提示乳房切除术后,由于形体的改变会对病人的生活质量和婚姻质量带来负面的影响[6] 。本调查结果同样显示保乳手术的病人具有相对较高的性生活质量。保乳手术病人体形改变较少,而乳房切除术后的病人由于形体的缺陷可导致自尊心的伤害并引发自卑感,担心自己对丈夫缺乏吸引力,从而担心丈夫可能在性方面对自己不感兴趣。有研究表明乳房切除术严重破坏和影响乳腺癌妇女的女性角色和身份,使其产生严重的焦虑,并严重影响病人的性功能和生活质量[7] 。本研究中汉族乳腺癌患者有19.6%的病人行保留乳房根治术,两组相比有统计学差异,考虑其婚姻质量较汉族乳腺癌患者低与此有关。随着年龄的增大,结婚年数的增长,乳腺癌病人在稳定和牢固的家庭生活中,已没有婚姻的危机和压力,生命的动机和源泉被丈夫和儿女的亲情所鼓舞,其心中的紧张不安和恐惧、孤独会比年轻的妇女有所缓解和减轻[8] 。有研究者  认为年龄越小的病人对现有生活越不满意[9] 。年轻患者手术后自我调整能力较差,年轻女性更多感受手术对婚姻关系的负面影响[10] 。本研究结果显示维吾尔族乳腺癌患者年龄分布较汉族偏年轻,可能是其婚姻质量偏低的一个因素。

  教育程度高对乳腺癌病人心理有保护作用,病人对相关知识的掌握以及信息寻求能力较强而迅速,更能正确地面对疾病,处理好家庭关系;且通常教育程度较高的病人,更容易获得较好的经济来源,从而使物质及精神的压力减轻[4,8] 。本研究结果显示维吾尔族乳腺癌患者文化程度较汉族低。新疆是一个多民族地区,目前尚无客观的针对新疆地区女性婚姻质量的常模数据,故本研究将同期住院汉族乳腺癌患者术后婚姻质量作为对照,得出维吾尔族乳腺癌术后病人的婚姻质量在婚姻满意度、性格相容性、夫妻交流、性生活、角色平等性评分低于汉族乳腺癌术后患者,维吾尔族乳腺癌患婚姻质量影响因素有年龄、经济收入、结婚年数、生育情况、职业、教育程度、手术方式,针对维吾尔族患者乳腺癌术后婚姻质量特点,有必要开展相应的心理干预,以尽可能地促进其身心康复。

【参考文献】
   [1]郭桂芳,肖菊青,朴玉粉.乳腺癌手术后患者婚姻质量调查[J].中华护理杂志,2001,36(4):258-262.

  [2]Kurtz M. The interaction of age symptoms and survival status on physical and mental health ofpatients with cancer and their families[J]. Cancer,1994,74(7):2071-2078.

  [3]汪向东,王希林,马弘,等.心理卫生评定量表手册[M].增订版.北京:中国心理卫生杂志社,1999:153-155.

  [4]李凌江,杨得森.Olson 婚姻质量问卷[J].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1993,(增刊):113-120.

  [5]李凌江,杨得森.生活事件、家庭行为方式与婚姻稳定性[J].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1990,4(6):256-261.

  [6]闫春梅,刘杰,王慧琳,等. 不同术式对早期乳腺癌病人生活质量的影响[J].护理研究,2004,18(10):1797-1799.

  [7]Broeckel JA,Thors CL,J acobsen PB,et al.Sexual functioning in longterm breast cancer survivorstreated with adjuvant chemotherapy[J].Breast Cancer Res Treat,2002,75(3):241-248.

  [8]贾树华,姜潮,赵耀,等. 教育程度与婚姻对乳腺癌妇女精神障碍影响的多元Logistic分析[J]. 健康心理学杂志,2003,11(4):286- 290.

  [9]梁晓坤,陈永宁. 乳腺癌患者的生活质量[J].国外医学护理学分册,2001,20(6):258-261.

  [10]岳培茹. 乳腺癌术后病人生存质量和婚姻质量的调查分析[J]. 中国临床康复,2002,6(18):2687-2688.

  订阅登记:

请您在下面输入常用的Email地址、职业以便我们定期通过邮箱发送给您最新的相关医学信息,感谢您浏览首席医学网!

邮箱:    专业:    职称:      

医学期刊医学会议医学专区医学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