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首页 > 期刊 > 过刊浏览 > 大学学报> 《广州中医药大学学报》> 2010年11月27卷6期>中医学术探讨> 文章详情

从中医整体观探讨银屑病的证治规律及防治原则

首席医学网      2010年11月23日 20:56:09 Tuesday  
 
  加入收藏夹   官方投稿信息

作者:刘靖,李勇    作者单位: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皮肤科,广东广州510405

【摘要】    从中医整体观入手,提出了银屑病的证治思路:素体血热是银屑病病机之本,毒邪伏结致其病情缠绵;辨证分型是关键,同时应结合局部辨证。针对银屑病病情反复发作及该病易致患者身心困扰的特点,提倡内外合治,形神同治,防治结合的综合治疗原则。

【关键词】  银屑病/中医病机;银屑病/中药疗法;银屑病/预防与控制;整体观

  银屑病是皮肤科常见病,多发病,也是疑难病。银屑病诊断不难,但由于其好发于青壮年,发病原因至今不明,且病情顽固,复发率高,严重影响着患者的生活质量。对于银屑病,中医学文献记载有“白疕”、“松皮癣”、“干癣”、“顽癣”等病名,运用中医药治疗本病疗效较好,副作用小,是值得推广的绿色疗法。整体观和辨证论治是中医的精髓,在银屑病的辨证论治中,整体观亦始终贯穿其中。

  1整体观的内涵

  辨证论治和整体观是中医理论体系的两大特点。整体观源于《周易》的哲学思想和思维方式,是在中国古代哲学思想的指导下逐步形成的。1960年“整体观念”作为中医特色写进教科书[1]。中医基础理论的教科书在表述中医整体观时包括两方面的内容:(1)人体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构成人体的各个组成部分之间,在结构上不可分割,在功能上相互协调,相互为用,在病理上相互影响。(2)人与自然环境、社会环境有密切的联系,人类在适应自然、社会环境的过程中,维持着机体的正常生命活动。

  2从整体观认识银屑病的证治规律

  2.1素体血热是病机之本,毒邪伏结致其病情缠绵银屑病病程较长,病情缠绵,致病因素与六淫外侵、七情内伤、饮食失节等多种因素有关,但发病的根本在于素体血热。血热是机体和体质的内在因素。在血热基础上,加之外感风、湿、热之邪,情志内伤,饮食失节等诸多因素激发,导致血热蕴积于肌肤而发病。血热是病机核心,是发病的基础。血热夹湿毒,泛滥肌肤而发病;血热内蕴,日久化毒,热毒入营,损伤营血,而致血燥;热毒内蕴,血受煎熬而致血瘀,或营血不足,气血运行受阻而致瘀,血瘀内停,瘀久可化热,加剧热毒内蕴,形成不良循环,导致瘀热互结,故银屑病多以血热证为主,或兼湿毒、血瘀。

  笔者认为引发银屑病的毒邪不是一般的邪气,而是各种内外邪气蓄积体内,酝酿所形成的对机体具有强烈损伤作用的致病因素。毒乃邪之渐,疾病初期,邪气轻微,因禀赋不足,素体血热,毒邪侵入人体,而致气血凝滞,营卫失和,经络阻塞,毒邪久蕴,外发肌肤而发病。患病初期,症状多轻微不易察觉,邪气得以潜藏体内。日久邪气蕴积化为毒,毒寓于邪而猛于邪,深伏痼结,难以剔除,遏伏体内,新血无以充养,瘀毒难以宣泄,以致内外之邪留滞肌肤,内不得疏泄,外不得透达,致病情缠绵难愈。

  2.2辨证分型是关键,同时应结合局部辨证通过临床观察发现银屑病虽病发于表,表现为局部的红斑、鳞屑,却与整体有着密切的联系。现代医学认为银屑病是整体失调后表现为皮肤的良性增生[2]。对于银屑病的诊治,笔者认为应重视整体辨证结合局部辨证。整体辨证着重辨证分型,多从气血津液辨证,且主要从血辨证,血热、血燥、血瘀为本病的基本病机[3]。局部辨证时需查看局部皮损,根据皮损的变化判断疾病的分期,可分为进行期、静止期或消退期。若病情发展迅速,皮损呈点滴状,颜色鲜红,出现层层白色银屑,瘙痒剧烈,抓之有点状出血,多为进行期,辨证为血热内蕴;若病程较久,皮损多呈斑片状,颜色淡红,鳞屑较少,干燥皲裂,自觉瘙痒等,多为静止期,辨证为血虚风燥;若病情反复不愈,皮损多呈斑块状,鳞屑较厚,颜色暗红,舌质紫暗有瘀点、瘀斑,脉涩,辨证为气血瘀滞证;若皮损红斑糜烂,痂屑黏厚,或散在小脓疱,瘙痒剧烈,辨证为湿毒蕴阻证。

  2.3七情内伤易致病,宜形神同治通过临床诊治,笔者观察到本病的一些发病特点:其一,发病多有明显的季节性,多冬重夏轻;其二,病程较长,病情缠绵,反复难愈;其三,发病多见于青壮年,男性多于女性;其四,患者性格多争强好胜,发病前精神紧张或经历过紧张的生活事件。有研究[4]已证实银屑病属于心身性疾病范畴,各种体征表现是该患者整体心身状态的局部体现。因此,情志因素对银屑病的发生、发展有较大影响。发病前患者大多有各种各样的心理问题,主要包括工作紧张、过度疲劳、精神抑郁、环境变迁、考试压力、人际关系紧张及家庭不幸等。中医虽无“心身疾病”的名称,但一直将七情内伤作为银屑病的重要致病因素之一。银屑病患者多为素体血热的青壮年,复因心绪烦扰,七情内伤,肝气郁结,使血热内蕴,郁久化毒,血热毒邪,外壅肌肤而发病。由于银屑病的发生与七情内伤、肝气郁结等密切相关,若长期反复发作,使患者更易产生焦躁不安的情绪变化。情志抑郁不畅,肝失疏泄,气机郁结,血行瘀阻而成血瘀,致皮损肥厚;或郁久化火,耗伤阴血,阴虚血燥,肌肤失于濡养,而出现皮损干裂、鳞屑等;肝郁乘脾犯胃,脾胃运化失司,湿热内生,郁久化毒,毒热壅于肌肤而见红斑等。鉴于情志内伤易致病,笔者认为银屑病的治疗应重视形神同治。《太平御览方术部》云:“太上养神,其次养形,神清意平,百节皆宁,养生之本也。”银屑病的治疗多用舒肝解郁、调节情志的药物来调整气机[5],同时将药物与中医心理疗法相结合,可用移情易情法、引导法、调息法等调养精神。

  3从整体观探讨银屑病的防治原则

  如何预防银屑病的复发是当今的一个国际难题。在中医整体观指导下的辨证治疗银屑病,其作用是多部位、多靶点和多环节的,这对于发病机理复杂且致病因素较多的银屑病尤有意义。从中医整体观理论出发,笔者提倡银屑病的防治应通过内外合治、形神同治与防治结合来进行整体调节。作为医者,应加强对银屑病患者的认知教育、健康教育,使患者对该病有一定的科学认识,指导患者建立科学的生活方式。加强患者的中医养生教育,指导患者培养适合自己的养心健体方法,一方面需内养正气,调养体内精、气、神,保持正气的旺盛;另一方面,外防邪气,避免外来致病邪气侵害。通过“内养外防”的整体调摄,促进身体健康。银屑病患者患病后要合理用药,同时调饮食,畅情志,顺应自然,注意劳逸适度和体格锻炼等,以防止疾病的进一步恶化,进而有望疾病的逐渐好转乃至痊愈。

【参考文献】
    [1]冯友兰.中国哲学简史[M].北京:新世界出版社,2005:247.

  [2]杨雪琴.银屑病的整体治疗研究[J].解放军医学杂志,2009,34(3):246.

  [3]张丽丽,周飞红.中医药辨证治疗银屑病临床研究现状[J].中国中西医结合皮肤性病学杂志,2009,8(2):129.

  [4]杨雪琴.银屑病心身疾病属性的基础研究和临床实践[J].武警医学,2006,17(7):483.

  [5]李东海,林少健,查旭山,等.凉血舒肝法治疗血热型银屑病38例疗效观察[J] .新中医,2006,38(5):

  订阅登记:

请您在下面输入常用的Email地址、职业以便我们定期通过邮箱发送给您最新的相关医学信息,感谢您浏览首席医学网!

邮箱:    专业:    职称:      

医学期刊医学会议医学专区医学护理